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生命是生与死的间隙,和平是战争的间隙。所有生命,已出生和未出生的,实际都在这一场奔赴的洪流中。从生到死,从第一个单细胞生物的分裂到最后一个生命体失去体征,我们都在这场宏大的迁徙中前行。

你知道吗,我想你不知道,但是我想给你说,阶段性焦虑它又来了,它太久没来了以至于让我有点陌生,它不可能永远不来的,怎么可能呢。你知道的,我学的专业就是喜欢探讨人生啊死亡啊理想啊这样的东西,它们实实在在发生着可又那么虚无缥缈,该隐说,智慧是好的,生命是好的,二者加在一起怎么会变成罪呢?是谁发明了死亡?我们在赎什么罪?有时候我不敢问的太深,那是没有答案的问题,要么接受要么毁掉自己,要么干脆放弃追问。可这些问题是逃不掉的,每个人都逃不掉,给的回答也不是语言而是行动。语言属于时间,静默属于永恒,诗人会以诗人的方式过一生,戏剧家会戏剧的度过一生。我想怎么过未来呢,我今天仔细地思考过了,我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夜里做梦,梦见家里有姊妹五个,遭遇凶杀案,凶手还藏在家里。我在梦里是二姐,出奇冷静地指导姐姐妹妹们排查避险,一个一个救下她们,只有第二小的妹妹被双手绑住吊在窗台上只能抓住一个边儿,我一打开卫生间的门她就松了劲儿,眼睁睁看着她从楼上掉下去,很无力。
梦里套梦,我从另一个梦里醒来,下意识喊的人居然是哥哥,哥我做噩梦了!吓死我了!哥哥哥哥!大声喊了十几遍,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现实中喊出来……做梦的时候很冷静,从里面醒来却心有余悸。
其实他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一年以前我们还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现在也随时可能变成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明明已经快半个月没说话,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小事第一个想起的人居然是他。
或许距离会...

十五岁那年你踏上火车 义无反顾
把背影留给从前 奔向另一条路
家人的叮咛 奔波的困苦
九百多个日日夜夜你渐渐成熟
同龄人念书 而你在练舞
特立独行不需要评头论足
生活是TOWER 而你有POWER
迎面而来的挑战从不会OVER
准备好接招 誓言别忘掉
整装待发拿好成年入场票

生活不易
能遇到你很幸运
十五岁就敢闯荡天下的小少年
祝你有星光
也有锋芒
变成想要的模样

睡是死的兄弟
死在这样一个凉爽的夜晚
也不错
可我还什么都没干
不甘心
不甘心

人生何处不相逢。
懂得人生有限,最终我们每个人都要独自离去的人会更珍惜生命,因为来之不易,因为一去不返。
如果从此再不相见,祝你前程似锦,万事胜意。

你想哭就哭吧
明天总要微笑的

【紫冰】PLANET

*深夜短打
*还是把这首歌送给了紫冰
*二年级生紫原x三年级交换生冰室

"呐,敦。"冰室无奈地试图抬起手推推整个挂在自己身上呈黏着状的紫发少年,可被对方圈得死紧的手臂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时间要到了喔。"
黑发少年轻声说着,却因为颈侧湿热的触感愣了一下。滚烫的液体还在接连不断地落到颈窝处,他终于抽出手在面前人微微颤抖的宽厚脊背上轻轻拍着,像哄弟弟一样。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神明也好,小室也好……还说什么要永远并肩之类的话……"软糯的嗓音染了几分哭腔。是阳泉的王牌,他的敦啊。
冰室也忍不住酸了鼻子,可还是接着说下去。
"别这样敦。又...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