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你想哭就哭吧
明天总要微笑的

【紫冰】PLANET

*深夜短打
*还是把这首歌送给了紫冰
*二年级生紫原x三年级交换生冰室

"呐,敦。"冰室无奈地试图抬起手推推整个挂在自己身上呈黏着状的紫发少年,可被对方圈得死紧的手臂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时间要到了喔。"
黑发少年轻声说着,却因为颈侧湿热的触感愣了一下。滚烫的液体还在接连不断地落到颈窝处,他终于抽出手在面前人微微颤抖的宽厚脊背上轻轻拍着,像哄弟弟一样。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神明也好,小室也好……还说什么要永远并肩之类的话……"软糯的嗓音染了几分哭腔。是阳泉的王牌,他的敦啊。
冰室也忍不住酸了鼻子,可还是接着说下去。
"别这样敦。又...

觉得这首歌莫名适合黄濑唱给仙贝听)
声线也很符合我的想象嘻嘻嘻

开了提问箱,欢迎大家提问投喂www

(Emmmm真的有人想提问题吗😂

【青火】热沙 (01-05)

*很短


01.

那个男人跨进店门的时候,镇上的钟敲了第十二下。

我听见门上的风铃摇动的声音,将手上的高脚杯倒挂在镀银架上,拿起了另外一个。“抱歉先生。午祷时间到了,我们要打烊了。下午三点以后,欢迎您来。”

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鞋底在沙地上发出令人牙酸的碾摩声。“正巧,我就缺一个高脚杯了。”

我的手指动作停顿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02.

“AOMINE。”他的手掌沁着薄薄的汗,指腹有茧,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放开。“TIGER。”我挑起嘴角,“热沙很久没有新的造访者了,你是第一个。”

“是么。”他的声音低沉得有点性感,让人想起正午时分照射在沙地上...

片段练习

是夜。月亮消失了。一颗星星黯淡地挂在东北角,摇摇欲坠。划破长空的唿哨声和嗡鸣声消失了,鲜红的伤痕张着口,流出白花花的肠肚。

他把手从额头上移开,微微眯着眼,汗水和血水粘结在一起的睫毛下是经受着长久日晒而发红蜕皮的两颊和鼻梁。他把手伸到旁边的雪堆里抓了一把糊到脸上,接着翻转身体,贪婪地把整张脸埋了进去,伸出舌头急切地吞食着。

不一会儿,他的动作停止了,慢慢抬起头来。他曾经趴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形状不规则的雪坑。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在里面闪着光。刚刚他的鼻尖快要碰到它那光洁的金属表面。样式朴素的戒指嵌进了开始肿胀的皮肉中,指尖末梢已经变成了和冰雪相似的颜色。

他默不作声地把雪拍散,填到雪坑里去...

【今花】MY KIDS

*花宫视角,ABO生子

 

“快乐本身既不是道德的,也不是不道德的,惟有当追求快乐的渴望战胜了追求自身价值的渴望时,快乐才会使人堕落。只有当快乐与不道德的感觉相混合时,快感才是强烈的。”

我读到这个句子的时候,小小就躺在我身边,呼吸均匀,胸脯微微起伏着。我看着他,心里涌动着一种奇异夹杂的情感。这是我的孩子,从一次偶然交欢中获得生命,顽强地在我身体里生长了七个月,来到世上。

前不久他学会笑了,眼睛眯成弯弯一条线,像极了你。

他从我这里继承了色彩浓重的两条眉毛,或许还有永远见不到亲生父亲的命运。

这是我的孩子,花小小。

他是我生命的延续,同时也是他自己。这简直让我不知道怎么...

【今花】MY WORLD (ABO生子预警)

*今A花O,儿子视角叙述
*末世设定
*内含微量青桃

战争开始的第二年,我出生了。
彼时正是人心惶惶却拼命粉饰太平的日子。说是战争,不如说是敌方单方面的屠戮罢了。粘液状的怪物吞噬人类,吐出来的残骸成为新的吞噬体。人口锐减,上面停止了对omega抑制剂的发放以刺激生育,只能通过黑市手段以高昂的价格取得。
我的母亲,花宫真,我是说生下我的那个人,我这样区分他们。他为了获取稀少的抑制剂而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情报工作人员。为保证他们的工作效率和文件安全,对从事情报baomi的omega都有一定量的抑制剂和气味遮掩喷雾发放。
他本应这样平安无事地度过一辈子,在绝育期后进行腺体摘除手术,伪装成一名平淡的beta。
可...

虹灰小段子

*这两个人在一起,莫名地有烟火气

一、争吵的场合
灰崎多少还保留着混社会时的习性,气头上什么也不顾就要挥拳头。身高体格相仿的两个人打起来难分难解,偶尔以挂彩告终。不过这几年,他被虹村修理得乖了许多。
虹村呢?他从美国回来以后沉稳了许多,断然做不出在大街上斗殴这种事。偶尔被灰崎噎的说不出话的时候,他会突然闭住嘴走到前面去,保持着让灰崎跟得上又追不上的速度在前面走着。灰崎看着前面那个人的背影默默跟着,从火大走到平静再走到好笑,然后以他听得到的音量喊一句修造。他很少喊虹村的名字,不是喂你这家伙就是直呼姓氏。这种时候虹村就会停下脚步等着他追上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

二、饮食的场合
“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