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漫威粉/目前在ow坑

[源藏/ABO]East of Eden 伊甸之东 2

2.
    八月,裹挟着热浪的风在山前停下脚步。在这个海拔,高温无法点燃它的火种,充沛的雨水哺育了成片的绿色生灵。这里本应是人类未曾涉足的处女地,然而难逃智械战争中核辐射侵染,如今多年过去只有绿色植物回归,其他生灵仍流落四方,远观而不敢靠近曾经的家园。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小美曾经讲过的两句诗。源氏自问,我想念过那曾经的牢笼吗?那时他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或许自己会怀念尼泊尔日光照耀的雪峰吧。小美又说,思念总会如期而至,在你走得足够远的时候。
    现在,此时此地,在南半球某个陌生的山上,源氏突然想起了这两句诗。迷彩防护服将他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其实没必要这样的,但安吉拉依然担忧那些残存的辐射对精密的机械部分产生不可逆的损害。
    他们已经在这里蹲守了四天。一周,这是上面给下来的时间。然而至今他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
    源氏突然很想打个哈欠,虽然他做不到。

    无独有偶。
    源氏从来不认为这是个好词,它往往意味着一连串的麻烦和事故。指的就是眼下这种情况,和队友失散,独自一人穿行在高海拔丛林,躲避一个不知名狙击手的追杀。
   原定为期一周的任务,敌人到第五天才出现。那天夜里莫里森在外面守夜,看到麦克雷从树林的阴影里走过来,说自己刚刚跑去小解了,路真难找。莫里森点点头让他进去了,仔细一想觉得有点蹊跷,回头再看时那边已经响起了维和者的枪声。
    这什么鬼?源氏冲出帐篷的时候看着对面一模一样的“源氏”冲自己丢过来的手里剑脑子里冒出大写加粗的这句话。守望队员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你面前的队友会不会突然朝你开一枪。源氏一边抵挡着来自“自己”的攻击,一边向森林深处撤退。对手相当难缠,似乎还不止一个,逼着擅长近战的半机械选择了高处的位置以避免被那个不知名狙击手射成筛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背靠着潮湿的树干,开始思考来者的身份。最新的光子模拟技术应当为菲斯卡集团所有,难道是他们的安保出了问题?他又想起敌人对队伍内部的了解程度之深,倒像是对守望先锋的行为模式进行了长期观察。
     恐怕这次任务只是个幌子。得快点想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才行。不过比起找到队友……还是先让自己存活下去吧。
     这样想着,源氏继续在树上进行着观察,随时准备挪窝。突然一股电流从脊椎打过全身,面罩后的绿色电子光猛地亮了一瞬。源氏心中暗叫不好,拔刀抵挡来自侧面的攻击,顺便小腿发力试图跳跃一次抓住旁边树的枝干。
   ……竟然跳过头了。
   机械忍者一个侧翻滚到灌木丛里,缓解一瞬间的尴尬。坏事又来了一件,他发情了。Alpha的发情期虽不如Omega的频繁而猛烈,但仍会对Alpha的身体机能产生影响。好的一面是身体的爆发力、灵活度和耐受力都会增强,感官被放大,变成一个真正的狩猎者。而坏的一面就是,Alpha会变得暴躁易怒,失去平日的冷静,而这正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我的内心如明镜止水。
   源氏在心里默念三遍,丢出三发手里剑后一个猛冲拔出了剑。对方下来了,他听得很清楚,就在十一点方位。
   然而龙一文字在迎头劈下的时候出现了一秒的停顿,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太慢了,你。”
   狙击手消失了。和声音一起消散在空气里的,还有那股淡到几乎可以忽视却被面罩灵敏捕捉到的信息素气味。是松柏。
   而源氏对这味道再熟悉不过。

评论
热度(16)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