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杂音将慵懒的女声撕扯成一条条白噪音,一只纤细的手伸过来,握成拳,在收音机上狠狠砸了两下。破损的零件吱吱地哼了两声,最终完全归于寂静。手的主人干脆把旋钮拧到最大,片刻之后,摇着手铃的鼓点声再次响了起来。黑人歌手唱到了副歌部分。
I'm looking for freedom
looking for freedom
and to find it,cost me everything I have
另一只小麦色的手伸过来,在收音机下方的盒子里摸了半天,抓出一支香烟。
“帮我一下,安吉拉。”她叼着烟,口齿不清。
“想得美。”先前那只象牙白的手又伸过来,直接夹走了那只烟,塞到自己双唇之间,动作流畅。
“小孩子不能吸烟。”
驾驶座上的人叹了口气。“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难道你不是吗?”安吉拉眨眨眼睛,掏出火机按了好几下。
“啧,都是老古董了。”
“瞧瞧你听的歌,不也是半个多世纪前的老古董。”
“这是我从莫里森那里拿的,莱耶斯珍藏的磁带。”
轮胎碾过细小的石子,车身微小地颠簸着。安吉拉深吸一口,眯起眼,睫毛扑闪着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法芮尔眼角余光扫过,多停留了一会儿。
她抬手理了理鬓角散落的金发。
“那家伙,都滚蛋那么多年了,”她轻轻冷笑了一声。“还留了一堆垃圾在这儿。”
另一个人没有接话,突然踩了刹车,没等副驾驶座上的人发出疑问就堵住了她的嘴,用自己的双唇。法芮尔用舌头把那些带着尼古丁味道的液体全部扫荡进了自己的嘴里,末了还舔舔嘴角。
收音机早就换了一首歌。
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我收回之前的话。我喜欢这首歌。”
“...我还是喜欢你以前偷偷往医疗箱里塞玫瑰花的样子。”

评论(2)
热度(12)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