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有源→藏曾经单箭头提及,R麦暗示

源氏狠狠抱住麦克雷的脑袋,牙齿磕在一起,他尝到了血腥味。
他们不是恋人,不可能是。
没有一个人会倾听自己的恋人说起前任而不带任何情绪,就那么听着,时不时把雪茄在水晶烟灰缸边缘碰一下。烧了半截的灰落下来,在半透明的容器里继续阴燃着,明明灭灭。
源氏没说的是,那些憧憬和向往,那个吻,披散的发梢上氤氲着的淡淡熏香,意味不明的话语,全都属于他自己。一无所知的另一个主角早就从他的生命中抽身离去,他能拥抱的只有这些回忆。
他伸出手指去戳那片翻卷的灰,灼热的温度顺着指尖窜上来。直布罗陀潮湿阴冷的夜里,他们只有彼此。
麦克雷叹了口气,把烟在缸底碾灭。
“我也是一样啊,源氏。”
他疑问的话语淹没在连绵不绝的雨声和接下来的亲吻里,无人再提。

评论
热度(7)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