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说出你的故事

大学上了两月有余,越发地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学什么。或许老师给的教诲是潜移默化的,日子久了才能察觉得出。处事也是种学习,甚至对于人文专业的学生来说是更为重要的学习。这个年纪也该懂点事了,在这个快节奏的大都市,被重视的惟一理由是能力,换句话说就是利用价值。除了爹妈和至交好友,谁也不会无条件地付出自己的时间成本和情感成本。

最近读鲁迅先生比较多,愈发觉得,先生之所以是先生,就是因为他当年讲过的许多话,放到今天依然适用。“满口‘公理’而满心‘婆理’者”“大叫大嚷‘勿报复’”者之类云云,也不过是叫嚷罢了。好人自然心有戚戚,恶人哪里会管这一套!死得不明不白的,还是心善而软弱的人罢了。国民之看客心态,积淀了数千年,根深叶茂,开枝散叶,延伸领域无数。在这里,大喊公平正义是没什么用的,除非有两点,一你有力量和手腕,二和你利益相关者有力量和手腕。

令我十分惭愧的是,上了中文系,读的书写的字反而不如没上之前多。中文系就是个人人都带着故事来的地方,而能让人心生感慨从而想书写的故事多半不是什么光明向上的事情。或许人性皆有褶皱之处,而文学,就是在褶皱处瘙痒。


评论
热度(2)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