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俄罗斯美术品展观后有感

去看俄罗斯帝国鼎盛时期的的艺术品展览,看着看着,暴风想念我露。
紫色眼睛,白金头发,脚蹬马刺长靴,一手握彩绘玻璃圣餐杯一手扶腰间的金色长刀。普蓝色底金丝线刺绣军礼服,缀蓝黑色披风。眼睛像是紫水晶一样发着光,穷奢极侈,不可一世。
以前怎么没发现蓝色和金色搭配起来有这么摄人心魄的效果。一般人把自己的屋子塞满金子打的器皿一定俗不可耐,但他不一样,用着那些金灿灿的玩意儿仿佛天生就该这样。
然后,想想这个时候被亚瑟带过去观摩商讨的阿米,就有了点《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意味。莫斯科的美丽传说,嘻嘻。手痒难耐,想写!少年米+贵族露,或者是二战时期的穿越,飞行员米+贵妇露(没毛病)!
另: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是唯一用玻璃打造圣餐盒的国家”。联想到那时玻璃的昂贵,啧啧啧。
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评论(8)
热度(34)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