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莫斯科的美丽传说 [米英露]


我第一次见到伊万的时候刚刚进入青春期。我开始跟在亚瑟屁股后面满世界乱跑,而不是像波弗诺瓦家的小子一样窝在蛮荒大陆上。我还有一个兄弟,深色皮肤的鬈发男孩,他正在死去,而我飞快地成长。
总之,当我在近一个月的航行后双脚再次踩到大地时,肉体的虚浮感顺着脊柱往上爬,震得我头皮发麻。等候在港口的高个子侍者毕恭毕敬地将亚瑟迎上了最富丽浮夸的那辆马车,看都没看我一眼。在亚瑟的提醒下,他(假装)充满歉意地试图把我抱上马车,但我坚持要骑那匹枣红色的母马过去。
我们走入庭院的时候伊万正背着手仰望门廊上的一只蝴蝶。用这样窄小的庭院来待客显然是不体面的,它更适合情人的私会。阳光从廊侧种植的高大毛榉树的枝叶间倾泻下来,在他白金色的发梢跳跃。伊万肩膀宽阔,身材高挑,身着普鲁士蓝军礼服,金丝绣线在腰窝处骤然收紧。往下是笔直流畅的两条长腿,踩在黑色军靴里,鞋尖的铆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个剪影高傲又脆弱,令我既想亲吻又想毁灭。当我的双手第一次抚过伊万的肩胛时它们在薄薄的布料下轻轻颤抖,如同即将破茧而出的蝶。而我将亲手扼杀它,这个认知令我兴奋。
后来我常常梦见我们初次相遇的场景,那些梦里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到一个成年人的视角,他的背影永远发着光。我假装从未靠近,就不会被光灼伤,亦不必触碰到光明背后的阴影。
他转过来了,金色的睫毛扑闪,紫水晶的瞳孔里亮起一丝光。"你来了,亚蒂。"
是的,我爱他,伊万布拉金斯基,露西亚。从我见他的第一面起,从他还是亚瑟的众多情人之一的时候起,我就笃定地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和他比肩,不,不仅仅如此,我会比他更加耀眼,直至他的光臣服于我的光。

end/tbc?

评论(5)
热度(40)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