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写给二零一八

你好。还有二十四个小时零十五分钟,你就要来到我身边。这个晚上,我说了晚安却睡不着。我想和你说说话,二零一八。
难以相信,十年前这个时间跨度,讲的是二零零八。那年北京办奥运会,汶川震动了世界的心,我还在做剪报。那些事历历在目,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得到。可它们又确实是隔了一层玻璃在望了,那玻璃的角标写着十年前。那时候我们以为往婴儿奶粉里加化学物质就是恶的极限了。
过去的一年,我们看到了一个人要长大是多么不易。幼年要躲过幼儿园暴力,少年要承受学业压力不至于跳楼,成年要提防为闺蜜挨刀子,连在公共卫生间如厕都要小心翼翼,四下打量是否有变态出没。这些事件,与过去许多年的轰动互联网的事件一样,被淹没在热搜的海洋里。围观的人散去,求救者慢慢沉底,悄无声息。
而我自己,逃似的来到这座遥远的南方城市,仍然不敢回望,试图把不快的记忆清零。心理学上说接受是deal with it的第一步,但我接受了失望却只能在其中越沉越深,难以再信任什么人,金玟岐唱“那些亏,别白费,”字字打在心上。
很久没有彻底感动的心情了,依然很容易大笑却没办法打在心灵深处。适可而止是一种美德,渐渐看到每个人头上都有一个进度条,到达某个拐点以后最好停止别再往前。老师说这是最该爱的年纪了,青春的勇气错过就不会再回来。那该爱谁呢,怎么爱?这问题不会有回答,答案只能自己寻找。而8090后其实是对个人孤独体味最深的两代人,它们从出生时就与我们如影随形,难以分辨是爱还是仅仅想找个人陪。或许二者开始的分别并不大,但爱更加金贵娇气,需要妥协、需要隐忍,并且甘之如饴。
科学研究说独生子女智商会更高,更加敏感,因为得到了父母全部的关注和爱。那么也更加容易在信息的洪流中丢失掉自己。不常得到善意对待的人更能识别出善意,那难以付出和识别爱的病症可能是由于得到了太多爱的缘故。我想要更多,来填补心里那个黑洞。
然后开始想到ex,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的脸都有点模糊了,只留下了那些还发着光的记忆,其他的都佚失。他说过我的生命像嶙峋的钻石,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会刺痛亲密的人同时刺痛自己吗?我对大部分人大抵小心翼翼,擅长委曲求全,信任感越多越放肆,像个白眼狼。
这里的冬天温暖,空气干燥,我在这里过得不错,只是有点不真实感。那就这样吧,二零一八,我在没见到你之前就把一年的负能量吐了个干净,这样也好,让我全心全意地拥抱你。我会努力为自己增添些信心。晚安。很快就能见面啦。

评论
热度(4)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