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奇妙物语 Session2 金平糖与白无垢(略微abo提及)

今天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逻辑
这一话和之前关系不大,主要是赤黛の场合
赤黛&紫冰粮太少,自我投喂
黛哥女装白无垢警告
Ready?

赤司的救援方式,一如既往地让人……
黛在阴影里叹了口气。
至今还是难以直视那家伙的脸。话说在那种事他是怎么做到眯着狐狸眼对自己笑那么开心的?
又是一个未解之谜。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救了自己一命,至于怎么救的嘛……
回忆起来还是觉得羞耻。

黛千寻,二十一岁,男性beta,父母都是普通的手工艺人。目前在跟随父亲学习木雕花手艺。
本来可以完整学会的,如果不是突然收到一份聘书的话。
看到那红底烫金字的时候他差点扑通跪下来。
虽然是beta,但也是男人啊!
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嫁给一个alpha!
还是个男的!
…好吧,不是随便什么alpha。
赤司征十郎,十九岁,男性alpha,出身三大将军名门之一的赤司家。
…即使如此也不能随便践踏别人身为男人的尊严啊!
但没人敢违抗赤司家的命令。
黛千寻,一个身高超过180厘米的男人,被套上了定制的白无垢,洗白白送到赤司家小少爷的房间里。
黛在兜帽下暗暗握紧了拳头。一会要是有什么奇怪的情况发生可不会客气,啊赤司小少爷进来了,还真是名不虚传地矮啊,这莫名其妙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beta不受alpha和omega信息素的影响吗……
脑袋里乱纷纷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突然肩部感到一阵冲击力,整个人被按倒在床上。
毕竟是个力气不小的男人,掉以轻心真是愚蠢。
他屈起手臂准备给对方来一个肘击,却被轻易按住了。
“别乱动。”
啧,这个声线,明明还是个少年吧?
“我……”
刚想开口说我是个男人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啊贸贸然就把我娶回家,对方突然往自己嘴里塞了个东西。
什什什么啊不会是春药吧???
黛一脸惊恐地立刻往外吐,完蛋,老子的一世清名就要在这毁了。
对方仿佛察觉了自己的意图似的直接用嘴唇堵了上来。
…别把舌头伸进来啊混蛋!
黛差点被不知道是谁的口水呛死,那个小小的冰凉的略微扎舌头的丸状物终于在舌尖溶解了。
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伙并没有起身,就着这样的姿势把手臂撑在自己肩膀两侧,狐狸眼笑的弯弯:“甜吗?”
黛咳了好几声,脸都红了。“…咳…我从小就有味觉失调症,难道你不知道吗,赤司小少爷。”
赤司叹了口气,伸手开始解白无垢的带子。
“看来还需要更强有力的刺激才行。”
黛一脸惊恐。
别在那里一边自说自话一边做着诡异的行为啊!
黛感到身下一凉,赤司握住了他的以下省略二字,有节奏地以下省略四字。
…难道连这种事情他都有专门的老师来教导吗…
无法关闭脑内弹幕,黛闭上了眼睛。
这种时候只要享受就好。
攀上顶峰时赤司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什么东西。
…想噎死我不用这么麻烦吧。
黛恨恨地想,同时感到甘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啊嘞?奇了怪了。
明明自己一直是什么味道都感受不到的。
“…甜么?”
他听到赤司略微低哑的声音。
于是以鼻音作为回答。
下一秒,他的意识重重掉落在地上。

后遗症就是再也不敢吃金平糖。
…不过每次去那边的世界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往陈列着白无垢的橱窗多看几眼。
赤司淡淡的目光扫过来。
“千寻喜欢吗?”
“…并不。”

(这里是解说: )
黛仙贝的状况是[掉落进了梦境世界],在深层梦境中人的逻辑性会增强,没有嗅觉和味觉,但触觉会被放大。
赤司进入黛仙贝的梦境,射x的快感会刺激大脑,金平糖是测试黛仙贝是否真正醒过来的标志。
(黛:凭什么在我自己的梦里他的地位还是比我高……)
(NPC:因为你的潜意识里认同这个想法啊哈哈哈)

评论
热度(10)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