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終於逃脫了噩夢襲擊的碎碎唸。
取而代之的是童年記憶裡的那座城市,總是冬日潔白的雪地上亂紛紛的腳印和車轍印,這個畫面在腦海中的印象還真是深刻。還未來得及拆遷的老圖書館門前。另外又加入了和一群陌生人在夜幕下哈著白氣等待在小吃車前的元素,雜糧煎餅,油淋鐵板上發出滋滋的聲響。難以在其他地方看到,或許是刻意忽略,總之是難以忘懷的味覺記憶。
五歲、十四歲、十八歲,我的人生在里程碑事件的分割下有著明顯的階段分野,而那片雪地無疑屬於十四歲以前。那些腳印和車轍的主人來來去去,在上面留下印記,最後只留給我一個觀看者的視角。那之後的日子快的不可思議,以高考為界一些東西正在飛快地向車窗后駛去,我回頭深深望了一眼,大聲地喊出來。
這一次,有好好地道別了。不論身在其中的角色是否真正地意識到。我要走了,我也不想再放任自己沉溺在這種情緒中,或許只有夢境能夠。

评论
热度(4)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