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赤黛日常小段子

财团继承人赤x现役写手黛

无论是什么感情,当从无话不说走到无话可说的时候,基本也就给这份感情宣判了死刑。

在键盘上敲击出这样一行意味不明的文字,黛的手顿了顿。

是否保存文件?否。

盥洗室的水声渐息,半明半暗中他感到一个氤氲着水汽的身体靠过来,手环住自己的腰,下巴抵在肩上。

“在写什么?”

“主角如何把连SEX都变成例行公事的爱恋拯救过来的无聊故事。目前还是无解。”

身后传来轻笑,气流擦过耳畔带来痒的触感。“千寻是在抱怨吗?这种撒娇我收下了。”

“实话实说而已,不要什么剧情都能自觉代入好吗。读者看多了一见钟情日久生情青梅竹马也会腻的。故事的后续也不过就是这样。——湿漉漉的脑袋不要在我脖子上蹭来蹭去的。”

“千寻一看到我出来就把文档关掉了。一定在写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都说了拜托不要给自己加太多戏了,小少爷。”

在听到久违的高中时期称呼的时候赤司笑出了声。他今天心情不错,对手终于在谈判桌上松了口,以一个超出预期的优秀PLAN拿下了这个项目。他用左手托住黛的腰,右手伸向键盘,在桌面上新建了一个空白文档。

“啧。小少爷什么时候也培养了写作的爱好。”

“为了拯救陷于瓶颈而没办法好好睡觉的你啊。”

“拭目以待。”

赤司干脆贴怀里人更紧了些,腾出两只手来操纵键盘。

很久以前,有一位独自居住在古堡里的公主,名叫黛千寻。

“…这和预设剧情完全不符吧?话说为什么要扯上我?公主是怎么回事?”槽点多的无从吐起。

这是一位无人来求亲的可怜公主。虽然继承了遗产,却从来都是孤孤单单的。

黛气不打一处来,打开赤司的手。

公主继承了遗产以后,把一半遗产用于购置轻小说和手办上,乐得清闲。

赤司的手轻轻覆在黛的手上。他的手比黛的手大一个指节,掌心常年冰着。

一个雨夜,有人敲响了古堡的石头门。

是谁呢?连石门都敲得响,此人来头不小。黛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红色双马尾的少女。

“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夫君。专程前来求婚。请答应我。”

…明明是个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美少女,还贫乳。在讲些什么胡话。黛想着,准备关上门。

然而她的动作被少女一只手挡住了。“我叫赤司征十娘,不要抗拒了。”

“我管你是征七娘征八娘征九娘还是征十娘呢。快放手。”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

“喂喂!”针对腰部猝不及防的突然袭击让黛忍不住喊出了声。“偷袭可耻啊痒痒痒!”

“所以说,战术要根据形势适时变化唷,千.寻。”

评论
热度(25)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