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赤黛】如斯

前文走这里 逝者

“爱恋是温柔野地的花啊

我将永生不变”

                    ——日本民谣

早春二月,樱花相继开放,连绵起一片粉红的云霞。与桃花相比色彩稍浅淡了些,可依旧斑斓。赤司抬手捉住了一朵飘落的,顺手插在身旁人银白色的长发上。

“突然之间做什么。不要把我当做女孩子来对待啊喂。”黛登时开始抱怨,却没有动作。

“银色和浅绯色都是凉薄之色,最为相衬。”

“……随便你吧。”黛深深吸了口气,鼻尖依旧是寡淡。他不禁轻轻叹息。

“黛前辈从前可不是个会痛惜所失的人。”

“你从前也不是个有闲工夫赏樱的人。”

赤司失笑。“看来黛前辈对我的了解还不够深入。”

“彼此彼此。话说,你为什么还在叫我‘前辈’,明明现在你是我的前辈了。”

“那想让我称呼黛前辈什么?”

“就依之前那样,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那就是允许了。”

“没允许之前你不是也叫得开心。”

赤司眸色微暗。“那不是我。”

黛没再接话。他闭了眼,努力回想前二十年停留在鼻端的,关于樱花的嗅觉记忆。徒劳无功。

金石般的少年嗓音复又响起。“据说人在梦中,五感之中,独独少了嗅觉。”

“…那又如何?”

“所以我在想,”那声音越靠越近。“千寻不如把这一世当成梦来过。”

黛依旧无言。他的唇被另一双薄薄的唇贴上。樱花落下,在他们身侧。

 

以防万一还是走链接吧

 

 

评论(4)
热度(20)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