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囈語
失眠的人各自想著心事,彼此之間無法交談。
很早之前,每一次失眠的時候,我都能更加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環抱著的這種情緒是多麼的……遼遠,廣闊,把我同他人分割開來。我分不清是它在我的心裡,或者我在它的懷抱裡。
能夠全心全意地愛某人,或者有足夠的魅力被愛,都是混合著天賦的能力。我飽含困惑地學習,抬起頭來的時候還總是差了一截。我感到抱歉,為我自己,為愛著或愛過我的人,為我可能會愛的人。我是個不太合格的見習生。這一方面我至今自卑著,就像我始終不很習慣在鏡頭前擺出最自然的表情,從小到少年時期的相片上的微笑中蘊含的惶惑顯而易見。世界是一張網,人們在網內隨網起起落落,而我不知何時又成了一條漏網之魚。
越長大越難以開口敘述,每個人都有著獨特版本的故事藏在角落。有些話還是不說為妙,說出口的語言並不能代表全部。
我希望得到回應嗎?
我不希望得到回應嗎?
我不知道。
我希望睡意能同黑夜一道籠住我。

评论
热度(4)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