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赤黛】霓虹

前文:逝者  如斯

*注:文中地名、历史事件均为虚构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真的非常OOC……

 建议BGM:梦桜~几千の愿い - 川江美奈子

是这里了。

洛山朱,鹤顶丹。春三月,火连绵。童谣里这样唱道。

惊蛰刚过,山茶花便在一夜之间占领了整个山谷。洛山是野生鹤顶红的天下,一眼望去,如同天上降下的火种熊熊燃烧而成的业火。这没什么好稀奇的,稀奇的是这座山谷的景致无论走到何处都是相似的,恍恍惚惚以为已经走到了尽头,待驻足才发现原来还站在来时的地方,分毫未动。

这里是赤司本家所在的地方。赤司一族世居于洛山,虽为妖类,在人间亦有颇高的名望,宗族中最高位者甚至做到了太政大臣。赤司族人的本体皆为毛皮火红的狐狸,无不聪颖剔透。落草之时便化形为婴孩的模样,一生之中除了别父母、结连理、迎头子之时,很少再次展露原本的形态。

 

赤司征十郎是家主赤司征臣的独子。诗织夫人在征十郎幼年时某个上元节的花灯会上不幸遇刺身亡,家主自此未再续弦。赤司族人的成年仪式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别过父母去人间历练修为,家主的独子自然不例外。

这并不是赤司第一次来到人间;在幼年目睹母亲被害的惨痛经历之后,赤司曾悄悄溜出洛山去寻找那夺去了母亲性命的妖魔。洛山之外是洛水,赤司沿着桃花开放的河岸一路走一路嗅(对于修为不高的妖来说,即使化作人形,最灵敏的仍然是嗅觉),竟然碰着了母亲散落的灵魂碎片。那块小小的碎片里贮藏着母亲的一段回忆,赤司从不知极为平凡的一日中母亲望向父亲和自己的时间竟如此长,看着看着他便湿了眼眶。

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放肆的哭泣,竟然就被人尽收眼底,是何等尴尬之事。

更何况那人毫不留情地说:“你哭什么,小狐狸?”

赤司抬起头,一时竟忘了擦去颊边的泪痕。那是个看起来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银灰发色,表情冷淡。

他是怎么看穿的?明明已经伪装得足够完美。

黛千寻是赤司征十郎生命中第一个(也许也是最后一个)无视他的身份而用如此粗鲁直白的方式向他搭讪的朋友。简化一下,黛是赤司的第一个朋友。同样地,赤司也是黛生命中第一个朋友。

赤司没有想到看起来如此冷淡的家伙居然主动提出来帮自己查明真相。不过是个小屁孩而已(显然他忘记了自己也是),却有着相当可怕的灵力天赋。只可惜,家仆很快找到了自己,还来不及和黛知会一声就被带走了,之后便是长久的禁足。待他再有机会悄悄从家宅中溜出时,发现黛的家早已人去楼空。

 

不过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

“千寻是第一个族人之外能够识别出我的真身的人。所以千寻有了成为我的伴侣的资格。”

“谁稀罕这种资格啊。”一脸嫌弃的表情。

“千寻是第一个族人之外能够识别出我的真身的人。所以千寻对我而言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你是不是发烧了。”体温略低的手掌贴在自己额头上。

“千寻是第一个族人之外能够识别出我的真身的人。所以请嫁给我吧。”

“……”掉头就走。

 

成年之后的重逢居然变成了这种画风,大约是黛千寻万万没有料到的。早知如此就不会和这个家伙产生任何瓜葛了。

我是人类,你知道的吧?他想这么对赤司说。我陪不了你多久,为什么还要提出这样的请求。

但他没有想到这个“没多久”竟然会如此之短。你的天帝之眼有预料到吗?赤司?

虽然完全不想这么说,但这次是我失约了。这样一来就扯平了,哈,对你们……

 

红发的青年站在大厅中央。灯火幽微,他的脸完全沉没在阴影当中。

“救活他,要什么?”

“不多,要你的左眼。”

“我怎么相信你?”

“你大可以转身就走。”

赤司自然知道左眼意味着什么。那是另一个“自己”,另一条近乎永生的命。

对不起,但是我(俺)别无选择。

换做我(仆)也会这么做的,对吧?

不会牵涉到更多人、仅仅是属于自己的、微末的爱。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放弃啊。

在这方面赤司有着和父亲一脉相承的执着。

 

“黛前辈现在可以全然没有顾虑了。”

“现在开始,我们拥有了同样的生命长度。”

“所以请和我在一起吧。”

                                                                   ——FIN——

 

评论(4)
热度(25)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