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绿高绿无差/清水】漂泊鸠与我与风的世界

*漂泊鸠:旅鸽的别名

*童话风,清水绿高绿无差

*BGM:花鸟风月-End of the World

 

起风的时候,花会开。一夜之间,呼啦啦地在草甸子上全部仰起了脸。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花儿们的嗓音尖细,面向太阳,用后脑勺同我打招呼:“早啊,早啊,绿间君。”慢慢爬上来的太阳收割着叶片上凝聚的露水,我抖了抖手臂和肩膀,成功摇醒了赖在我肩膀上不走的家伙。

“早上好,小真。”他咕咕哝哝地说,蹦跳着换了个站姿。虽然我从来没有结出过(也不可能结出),但我打赌他最多有一颗成熟的果实那么重。他叫高尾,是一只旅鸽,不久前掉在我的脚下,蓝灰色的翅膀淌着血。我拜托住在树洞里的松鼠宫地去看看他是否还有救。宫地很快回来了,从树洞里揪出一团不可名状的草(那大概是草药)又慌里慌张窜了下去。

(“那家伙一边躺在那里动不了,一边还有闲心和我开玩笑,一副蠢货样。”宫地后来如是说。)

于是高尾留在了这里。他的饶舌使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

“真罕见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会说话的树啊哈哈哈哈!!”

“绿间真太郎?我可以叫你小真吗?”

“孤零零地站在这里,不会很孤单吗。”

诸如此类。

“你的同类都是这样吵闹吗?”我忍不住打断他。迎接我的是长久的沉默。高尾不自然地抖动了一下尾羽,像一把小扇子轻轻扑腾了一下。“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从有记忆起,我就是一个人在飞。”他暗红色的腹部看起来像中了一枪。“话说回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孤零零地站在这里,小真不会觉得孤单么?”

“我想不会。以光合作用为生的植物似乎没有那么强烈的交流需求。”我答道。

“啊,那抱歉啦。我很久没有遇到过能说话的对象了,宫地那家伙又老是敲我。所以麻烦小真忍耐一下啦。”

脸皮真厚。我在心里评价道。

但却不讨厌。

 

高尾其实是个令人满意的房客。他主动啄去那些四处躲藏的虫,轻盈地在枝叶间穿梭,小爪子踩得我手臂发痒。他讲起路上遇到过的山川河流,花鸟虫鱼时眼睛会闪闪地发亮,无意识地在枝干上蹦来跳去。

“呐呐,小真,你见过大海吗?月亮从海面下升上来的时候,是和日出完全不同的美呢。”

“我差点被一只叫赤司的狐狸抓去当了午餐。后来他改了主意,因为我答应他给河对面的一只仙鹤传信。黛,好像是那个收信人的名字。”

“遇到你之前我差点被一颗该死的子弹射中。它擦着我的翅膀飞过去,我拼命飞得更高,飞到你这里就没力气了。”

“你是笨蛋吗?为什么不躲起来?”我接嘴。

“躲是没用的……很快就会被发现。只有飞,一刻不停地飞,才有一线生机。”

他难得严肃了几秒,之后突然笑起来。“小真居然真的信了——嘛,是我自己的怪癖。停下来,翅膀就像生锈了一般。”

 

在宫地的治疗下,他的翅膀一天一天好了起来。我甚至产生了“希望草药药效没那么好就好了”的荒唐念头。能够自由行动之后高尾每天衔一些东西回来作为谢礼,小浆果归宫地,四叶草归我,在树洞里堆成了一小堆。

“雨季就要结束了。”一个夜晚,高尾在我身边喃喃地说。我感受到湿润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褪去,花朵枯萎,生命藏入地下。

“早安、午安、晚安。”

“什么?”

“我是说,如果再也碰不见你的话,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噗,真是独特的祝福呢。我收下了,谢谢你,小真。”

至今,我还收藏着那枚泛着紫色光泽的翎羽,那是高尾最漂亮的一枝羽毛。

 

                                                                 ——FIN?——

最后的梗来自电影《楚门的世界》


评论(8)
热度(23)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