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绿高】青灯

*致敬北岛先生

*与紫冰《野火》《燎原》《新生》赤黛《逝者》《如斯》《霓虹》相同背景下的故事。其实是《夏日情炎》的前传这样

*有一点刀_(:з」∠)_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你顺手挽住火焰,化作漫天大雪。”

00.

他并没有预料到故事会有这样的结局。

01.

那天早上绿间是被啼哭声惊醒的。就在他居住的竹林外面,气力微弱却锲而不舍地,直至把他吵醒。他拨开重叠的枝干,视线捕捉到地上雪白的布包。啼哭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抱起襁褓。孩子还没睁眼,却停下了哭声,嘴角一弯,笑了。

绿间这么多年的生命经验里并没有关于婴儿的内容。他的动作僵硬,一步一挪地把襁褓放在了不远处的慈海寺门口。

还有十分钟,庙里的小和尚就会出来洒扫庭除。

02.

主持给男孩取名和成。和,成,这两字都是平安之意。一个常常来慈海寺进香的香客表示愿意收养这个孩子,他是个落魄书生,穷困潦倒且一生未婚,寻思着好歹要有个人养老送终。主持应允了,但要求周岁之后才能把孩子交给他。谁知这书生半年之后就突发急病暴毙身亡,收养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再说和成。他是个极其聪颖的孩子,未到周岁便会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一遇到人就笑得眉眼弯弯,张开嘴咿咿呀呀地要抱抱,慈海寺上下无人不疼,无人不爱。只有一处,和成瞳孔中的蓝色并没有随着时间褪去,反而愈发蓝得通透,如同珐琅彩。主持一度担忧和成的视力有问题,因为他常常指着天空莫名其妙地笑起来,后来有个目力极佳的小和尚发现和成指着的原来是天空上高飞的鸟雀。

还有,学会了说话之后,和成指着来送药材的绿间说:“小真,绿!”

旁人都笑着纠正“是绿间真太郎君,和成。”他却固执地一遍遍说着“小真,绿!”

莫非他看得到自己真实的发色和瞳色?

绿间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03.

绿间真太郎住在离慈海寺不远的那片竹林里。他是远近闻名的药师,不替人诊病,通过主持发放给穷苦人家的草药却是药到病除。久而久之,他便成了人们口中的“药仙大人”。

其实这个说法也没什么问题。绿间确实不是普通人类,很久之前他就发现了。他幼年时便发现了自己和父母的不同,在镜中,他的发色和瞳色是鲜艳的苍翠色。他曾试探地问过旁人,得到的回答则是“和普通人无异”。他很早便送走了抚养自己长大的绿间老夫妇,养母临终前握着他的手说是一个谪仙儿似的女子在梦中把还是婴儿的真太郎托付给她的。绿间家世代以行医为生,父母过世后,绿间卖了宅铺,租下这个竹林中的小木屋,除了每周将采来的药材处理好交给主持换些布粮,很少出现在人们视野里。

即使是这样他也久居不得。未及弱冠,时间仿佛在他身上停滞了,他成了观望者,站在岸上,眼睁睁看着人们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带走。

04.

和成五岁时一对姓高尾的夫妇来慈海寺求子,看到伶俐乖巧的和成,便许愿收养他。谁知三月之后高尾夫人被诊出喜脉,十月怀胎之后产下了一对龙凤胎。高尾夫妇便动了送和成回慈海寺的念头,没过多久家中经营的粮店失火,钱粮损失大半。夫妇俩大惊失色,四下说好心却养了个灾星回来,说和成的蓝色双眸是煞星转世的标志,不久就带着新生儿远走他乡,不知所踪。和成循着记忆回到了慈海寺前,却没有进去,而是钻进竹林敲响了小木屋的门。

正值夜半,更深露重,绿间打开门,月光洒在他瘦削的肩头洇出斑驳湿痕。

“他们……他们说……是我害了……他们。没有……我真的没有……”

绿间叹了口气,用外袍裹紧了怀抱里瑟瑟发抖的小小身躯。

05.

和成不久就把药童这个活儿干得非常娴熟了。他绝佳的视力让他能够发现生长在岩石角落的奇草,记性又好,绿间讲过一次的药草和药方便能很快复述出来。绿间教他识字,读医书,手把手写“医者仁心”。

绿间留到留无可留的那一天,终于决定离开这里。他需要不停地挪腾地方来掩藏自己的秘密,可他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太久。趁着夜色收拾行囊时,感到衣角被轻微拉拽的力度。

“别丢下我。”和成仰着头,定定地望进他的眼睛。

他们向住持道别。老人从房中取出一轴字相赠。在马车上和成悄悄打开来,柔软的米色纸张上,赫然写着“苦海慈航”四个大字。

06.

那之后他们四处辗转,最长时曾在一个地方停留了三年。和成从孩童到少年也不过是几年间的事,眉眼愈发清俊,笑起来神采飞扬,仿佛整个夜空的星子都落进了他眸中。他俩一直以兄弟的身份相处,和成代他处理不擅长的人际交接之事,得心应手。绿间便寻思着为自己这位幼弟处一位良人,和成是耐不住寂寞的人,总得有人作陪。谁知他笑吟吟地说:“咱俩四海为家,还要祸害人家姑娘不成?”提的多了,他居然一甩袖子就跑了。

越来越放肆了。绿间决定不准他再用“小真”这个称呼来喊自己。

……还是算了。

07.

绿间极其匮乏的社交中,有赤司这么一位朋友。

两人因棋相识,初次见面他就断定赤司有着异于常人的体质,几次切磋之后赤司坦承了自己的身份,提出了帮忙寻找弑母凶手的请求。

“当然不会让绿间君白白忙碌。绿间君提出的要求,征十郎定会尽全力去完成。”

那时在绿间眼里,似乎不存在赤司不能为之事。

08.

凶手至今仍在作案。绿间一想到这件事就心口发紧。和成沉默良久后应允了追查一事,随后绿间才知道高尾有着读取死者记忆的能力。他不知道此前赤司曾经私下找过和成,而他因为害怕暴露绿间的身份而拒绝了。

案情被抽丝剥茧之时众人皆以为真凶是噬魂之怪无误。谁曾料想并非杀人者,而是背后的指使者才是真正的凶手。鬼魅魍魉也恶毒不过人心,他早该想到的。

殷红色的花朵便是那最毒的毒物,提炼之后变成没有气味的淡黄色粉末,混进药粉里。和成只是牙痛,便给了凶手可乘之机。

绿间眼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枯萎下去,而他无能为力。赤司缓慢却坚定地摇头,那些歉意和劝慰的词句在他耳中支离破碎。真是可悲啊,他想。算什么药师,到头来自己也只是个蹩脚的模仿者罢了。

他的手垂下。那扇门仿佛有千斤重。

09.

和成轻轻唤他小真,嘴角依然是翘着的。

“早就知道小真不是一般人。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把戏,可惜没机会了啊。”

“好想看雪。冬天……啊,还远着呐。”

绿间没有作声。他要非常努力地咬住嘴唇才能阻止自己哽咽出声。他的手指捻过油灯中的火苗,一扬手,星星点点的雪花从指缝间落下,还未接触到他的脸颊就消失殆尽。

凝固在少年脸上的表情是笑着的。

10.

他没有预料到故事还远远未到结局。

                                                                         -Fin-

 

评论(6)
热度(19)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