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虹灰】归墟(下)

*BGM:赤橙-Acidman

*少量赤黛乱入

*今天依旧在愉悦地OOC(土下座)

 

11.

“好久不见啊,虹村前辈,灰崎君。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们。”

我才是好吧!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碰到!

灰崎藏在兜帽下的脸拧成一团,注视着面前微笑着的红毛。那眼光在扫到自己身上时瞬间冷了几度。

搞什么啊,根本不想遇见你好吗!

“哟!赤司!好久不见!”

身旁的那个家伙已经热情地拍着赤司的肩。

 

“被‘不去帝光就把你的全头丑卷剃掉喔’这样威胁着来到国中门口,结果在校门口的小吃街上遇见(开除自己的)前队长”这种事可以列上人生霉事TOP10了。

“虹村君从美国回来了?真难得。”

“啊啊,因为有房产的事宜需要处理。今天有空就想着顺便来这边转转。”

“我的话,是陪同黛前辈来东京购买签名发售的新CD呢。”听错了吧,赤司的声线里有一丝微微的愉悦?

这时候灰崎才注意到站在赤司身边,垂着眼睛一脸不耐烦的银发青年。

“哇啊啊啊!!”

 

“难以置信,连赤司这家伙也……”灰崎还在回味之前不可思议的遭遇。

“啊。他之前在网路上有提到过。还是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呢。”虹村语气轻快。“啊,没想到赤司喜欢这种类型呢。”

“啧。我倒是很奇怪那种家伙居然会喜欢人。”冷哼一声,灰崎加快步伐走到前面。“啰嗦。快点!”

不出意料的是后脑勺被狠狠拍了一巴掌。

 

12.

灰崎其实不喜欢国中门口的樱花大道。

一开始也说不上讨厌,只是单纯地无感。但吹捧的人多了,不自觉地就开始厌烦了。

脆弱的、短暂的、没用的东西。

灰崎转动脚尖,把落在水泥地上的花瓣狠狠碾碎。软弱的东西就是没用的东西。

最好的东西永远是别人的东西,拿到手中便食之无味。是不是有个有名的老家伙说什么人生的悲剧只有两桩,不是求之不得就是心想事成。啧,管他什么悲剧不悲剧的,人生短暂,及时行乐。这才是他灰崎祥吾的人生信条。

青春期的灰崎极其不愿承认、但他在日后不得不承认的是:兜兜转转,他还是回到了他母亲的路上。他是在母亲死后才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归根结底他是他母亲的儿子,血缘的继承者,或许也是一部分命运的继承者。不合时宜、遭人唾弃、颠沛流离,这些词早晚有一天也会复刻到他的生命中。

同样地,虹村修造毕竟是虹村家的儿子。他是光、是责任、是希望,是灰崎祥吾的反义词。就算不小心跑偏了、不小心被自己带离了原有的轨道,他总有一天会回到自己本该拥有的生活,头也不回。

灰崎说不出笑着祝福这样虚伪又矫情的话,他只能默默地看着虹村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所以还是趁早离开的好。他才不该是那个扮演目送者角色的可怜虫。

 

13.

“喂喂、别哭啊、你!”

虹村看着才到自己肩头高的灰发小鬼,捂着脑袋,五官皱成一团,毫无预兆地大声嚎哭起来。那哭声引不起听者的半点怜惜,仿佛狼崽被捕兽夹夹住脚趾的哀嚎,单调而令人烦躁。

起因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自己对着他的脑袋来了一个狠狠的肘击,这之后灰崎就哭得止不住了。虹村束手无策,眼看着自家老爹就要下班回来了,弄哭了邻居家小孩少不了又是一顿巴掌,索性脱下外套把那个哭到抖个不停的瘦小肩膀裹住,拥在怀里。

虹村笨嘴拙舌地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好话,他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直到在胸前推拒的小拳头慢慢垂了下去,最后攀上肩膀回抱住自己。

“……不许走。走的人是混蛋。”

他听见男孩哭得嘶哑的嗓音说。

 

14.

沿着樱花大道回去的时候两个人没有再说话,难得安静地以同一频率走着。樱花开放的季节早就过去了,那些芬芳被碾压进泥土,了无痕迹。

“你——”

“欸你啊——”

真是毫无默契。虹村在心里默默摇头。

灰崎立刻趁着空档抢过话头:“你什么时候走?”

“这么盼着我滚蛋?”

“那可不。”

“好歹我还能给你提供房子住。知点好歹吧你。”

灰崎的脚步倏然停住,捏紧了拳头。“你调查我?”

嗬,脾气还不小。还是像以前一样一点就炸,得顺毛捋。“某人钱包里的暂住证掉出来了还浑然不觉,恐怕是傻子。”

“可恶——”灰崎立刻低头去翻自己钱包,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环住了。

“我们复合吧。”

虹村的声音低沉。

灰崎的动作停滞了两秒,接着冷笑出声。“省省吧你。没有演的必要了吧,混蛋。”

“你同不同意?”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啊,白痴!”

“你同不同意?”

像是卡带了一般,虹村固执地重复着同样的句子。

“你能不能听懂人说话啊?!”

这次他没有得到同样的回应。因为虹村的嘴唇狠狠撞上了他的,力道之大让他尝到了牙齿磕到嘴唇的血腥味。虹村的手掌扣着自己的后脑,就像以前每次他突然把自己扑倒在沙发上时一样。毕竟是身高相仿的成年男人,其实灰崎一个头锤就能分开两人,但他从来没这么做过。

这次也不会。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结束这场撕咬时,虹村又开口了:“你同不同意?”

靠,有完没完。

灰崎认命地举手投降:“得得。先说好了,我不去美国。你少打这种主意。”

虹村又露出了队长式的、堪称可恶的笑容。“公司的决议通过了提案。我会成为日本分公司的负责人。”

至于去美国的事嘛……来日方长,他总会被自己说服的。

毕竟,灰崎永远拒绝不了虹村。

他知道的。

 

15.

其实回国之前虹村就打听到了灰崎最近刚刚陷入了财政危机,交不起房租,信用不良,马上要被房东赶出来了。又打听到了他住所的位置,租了附近的短租房,黄昏时候买了几瓶酒守在路口,果不其然看到醉醺醺摇摇摆摆的灰崎朝这边走了过来。

啧,也太好捕捉了吧,这匹狼。

于是虹村站直了身体,等着他撞到自己怀里,又一次。

                                                                    ——FIN——

 

也许大概可能会有续篇

写写虹村队长的心理(?)

不知道有没有人领会到了题目的深意hhh有点隐晦了

评论(6)
热度(28)
  1. 长发的美人真好嗑川忍 转载了此文字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