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黄笠】宏愿 04-06

*这个系列终于有名字啦!来自周柏豪的同名歌曲w

*基本都是回忆,狗血撒个不停,三流言情警告

 

04.

“给。”

海常王牌的告别赛后,笠松拎着一兜冰啤找到了一个人在体育馆天台吹风的金毛。

“喊你呐,发什么呆?”

夕阳映照下他的侧脸帅得让人心烦,要用挂着霜的罐子贴一下才行。

“唔啊啊啊!——前辈?你怎么来了?”

“废话,我能不来么。”

笠松揉了一把凑过来的金黄脑袋。“干得不错,黄濑队长。”

“前辈不要突然奚落我啊!”

“臭小子,是认真的啊。全国前四,是海常的荣耀啊。”

笠松在他身边坐下,拉开一罐啤酒,塞到黄笠手里。

“好好庆祝吧。”

黄濑接过啤酒,鼻梁在脸颊上映出一片阴影。

“我……稍微的,明白那时前辈们的心情了。”

笠松灌了一口,没讲话。

“以后打算去哪?”

黄濑把空罐扔到一旁,用手背抹了抹嘴。

“留在东京,还是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在心里写下了答案。

黄濑又抓起了一罐。笠松按住他的手,“慢点喝。”

黄濑却反而抓住他的手。笠松愣了一下,没挣脱,就这么任他抓着。

黄濑叹了口气,松开手指,眼睛没看他。“公司有个去美国见习的项目。”

“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吞吐的原因,前辈不是很清楚吗。”

笠松沉默一秒,给了他一记手肘。

“臭小子,答应交往的时候我说过什么?”

“痛……‘无论任何时候都要把前途摆在第一位,不许停下脚步……’”

即使是因为对方也不可以。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笠松想了想,还是把两罐啤酒扔进了购物车。

 

05. 

笠松在太阳穴突突跳动的疼痛感中慢慢清醒,抓起手机想看一眼时间,却发现屏幕被未接来电和讯息占满了。

不用想就知道是来自谁的。

笠松扔下手机,慢慢坐起身来,想去洗把脸。

刚刚打开铃声的手机疯狂振动起来。

笠松犹豫了一下,划开了接通。

 

黄濑去美国的那一年,正好赶上笠松开始感到毕业压力、开始着手准备毕业论文的大三。隔着了半个日夜的越洋电话渐渐不再那么令人感到期待,在摄像头的画面中笠松能清晰地看到他的男孩眼睛下厚重的黑眼圈。你的脚还吃得消吗,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假期在什么时候,身边有朋友吗?这些问题堆在嘴边,最终变成了“我好着呐,别担心。”和长久的沉默。

笠松很久以后才意识到,他真正想问的是:你快乐吗?

从黄濑镜头里完美的笑脸上,他找不到答案。

 

06.

黄濑有张精致的脸蛋,笑起来像阳光在闪烁,不笑的时候,那些长长的金色的眼睫毛垂下来,有种别样的风韵。从平面走向直播间之后很少有粉丝见到他不笑的样子了,偶尔被翻到中学时期做平面模特的杂志便会得到“没想到阳光暖男人设的黄濑君安静下来竟然更迷人!”这样的评价。

笠松第一年入职,忙得脚不沾地,IH奖杯和电吉他放在房间角落积了灰,虽然和黄濑在同一个城市讲话的次数甚至比以前更少。新出道的艺人自然不能传出什么绯闻,更别说是和同性。两个人每次在酒店房间碰面都得小心翼翼,最后发展到了二话不说就开始脱帽子摘口罩滚到床上去的地步。黄濑的技术很好,也是那种能温柔体贴对方的类型。笠松没问过自己是不是他的初恋这回事,他觉得没必要。他也没问过黄濑为什么选择自己。

他不知道,太多的没必要堆积起来,只会把这段感情也变成没必要。

 

他左耳贴在发烫的手机屏幕上,右手拿着遥控器。画面跳来跳去,最后定格在黄濑拥着那个娇小女孩的背影上。他安静地听着黄濑说着讲过无数次的“只是公司的安排”“炒作需要”“你相信我”之类的话,突然感觉到从大脑泛向四肢百骸的乏力。

“分手吧。”

他听见自己说。

“都累了。”

 

他想起某个夏日的午后,在蝉永不停歇的聒噪中,捧着他的脸亲吻下来的少年。

而他没有推开。

 

                                                     ——TBC.——

评论(2)
热度(9)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