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虹灰】灰痕 下

*BGM:Glad you came-Boyce Avenue

06.

   三十岁的坎儿一过,时间突然陷入了一种类似于停滞的状态。十几二十岁时那种想做就做的闯劲儿和信心一点点被生活打磨,变得溜光水滑,抓也抓不住地跑了。

   反正谁要是跟十五年前甚至是五年前的灰崎说你总有一天也会变成房奴跟车奴,铁定会挨一顿臭骂,没准儿还会吃几个拳头。可眼下,他就是那个好不容易付清了房子首付、整日指望着那点可怜巴巴死工资的公职人员,还好没有女人和小孩需要养活。

虹村比他有钱多了,但具体多多少,灰崎不知道,也不想问。他的人生前二十年欠下的债可能要用后二十年才能还清。

首付的钱是他一点一点攒下的,搬进去的时候竟然有点难以言明的自豪感。唯一一次,他不是在人生低谷期遇到那个人,靠着他伸过来的那只手把自己从泥泞里拉出来。

 

07.

自己和虹村究竟是什么关系,灰崎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既然得不到那一纸法律的承认,也就多了不少变数,但同时也省去了不少麻烦。如果真的要概括的话,大约是纠缠了大半辈子的性启蒙老师吧,在这一点上灰崎有自信和虹村站在了对等的位置上。

虹村一年至少有四分之一的时间要在大洋彼岸度过,那些日子他怎么过,身边陪着什么人,灰崎从来没问过。他想自己终究没有勇气和虹村一起出现在他父母面前,虹村的父亲,是他为数不多的在青少年时期尊敬的人。至于自己么,也没什么人好坦白,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关心。母亲离世之后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儿,这个念头在某个午夜突然冒出来,揪住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他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死死抱住躺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直到把他弄醒。

 

08.

虹村是在偶然的状况下发现灰崎其实很会做菜。

“稀奇什么。”那人系着围裙的样子竟然毫不违和。“老妈总是不在家,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

灰崎在极力维持着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无论是感情上,还是经济上。

“我住你的房,自然要多做点事咯。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吃菜吃菜。”

虹村挑挑眉毛,自觉地把碗递过去。

他想对灰崎说其实你不必这样的,还是不良的人设让我更习惯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虹村不想承认他其实很享受这种状态。

 

09.

感谢我什么呢,你啊。

拿到新房子钥匙的时候灰崎非得拉着他过去住一宿,几个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墙只有床垫,灰崎笑嘻嘻地一屁股坐下,把啤酒罐子甩得叮咣作响。

那天他难得地喝醉了,醉成一滩烂泥,凑在自己耳边小小声地说,谢谢你啊,真的谢谢你。然后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虹村托着他的肩膀哭笑不得,最后还是轻轻把人放倒在床垫上,扒拉开乱翘的刘海在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除了你,还有什么人能这样需要我。

他想起最为凶险的那次,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永远失去他了,灰崎缓缓从铁栏之后走出来的样子失魂落魄,自己还是没忍住结结实实往他脸上招呼了一拳。

“你他妈的找死啊!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吗!”

那人也不甘示弱,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以自己骑在他腰上掐着脖子告终。

“给我停止,听清楚了。”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灰崎突然停止了挣扎,头歪在一边,水珠从眼角滑落,砸在地上。

 

10.

    无论男女,人在三十岁之后总是不愿过生日的。比起欢乐的颂歌,更像是青春结束的倒计时。

    可是刻意忘记也好,否认事实也罢,岁月走了,是不会回头的。

    灰崎压根忘了还有这一天的存在。那天临下班,局子里突然来了个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控诉出轨丈夫的种种家暴行径。灰崎最见不得打女人的男人,强忍怒气做了笔录还自掏腰包给女人安排了住处才下班。

走到楼下,远远看到窗口暖黄色的灯光,心想糟了那家伙不会饿昏了吧。打开门却看到那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怀里抱着扔到角落好久的吉他。

“祥吾啊生日快乐。没什么好送你的,送你一首歌好了。”说完就自顾自地弹唱了起来,

竟然是多年前红遍大街小巷的<Glad you came>。灰崎听着听着竟有点眼眶湿润,默默在心里骂了句老狗逼,走过去狠狠抱了他的肩膀。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想写的虹灰就是他们长大之后的都市烂童话www 希望有治愈到!

评论(4)
热度(20)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