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片段练习

是夜。月亮消失了。一颗星星黯淡地挂在东北角,摇摇欲坠。划破长空的唿哨声和嗡鸣声消失了,鲜红的伤痕张着口,流出白花花的肠肚。

他把手从额头上移开,微微眯着眼,汗水和血水粘结在一起的睫毛下是经受着长久日晒而发红蜕皮的两颊和鼻梁。他把手伸到旁边的雪堆里抓了一把糊到脸上,接着翻转身体,贪婪地把整张脸埋了进去,伸出舌头急切地吞食着。

不一会儿,他的动作停止了,慢慢抬起头来。他曾经趴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形状不规则的雪坑。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在里面闪着光。刚刚他的鼻尖快要碰到它那光洁的金属表面。样式朴素的戒指嵌进了开始肿胀的皮肉中,指尖末梢已经变成了和冰雪相似的颜色。

他默不作声地把雪拍散,填到雪坑里去。接着坐起身来,试着挪动麻痹的双腿,脚尖踢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发出闷沉的撞击声响。那是一只钉着上好铁掌的军靴,鞋头镶嵌着铆钉,连同半截被削下的小腿,碎裂的髌骨变成了黑色。

他咽了口唾沫,双脚交叉着踢掉了脚上通了底儿的毛毡靴。靴子里全是血,黏答答散发出铁锈味儿。他双手向后支撑着慢慢抬起屁股,小腿肌肉抽搐着抗议。最终他站起来了,裤脚翻卷的毛边儿下露出一截黧黑结实的小腿。他捡起那只军靴,倒拎在手中,赤脚向前走去,在泥泞灰黄的地上留下一串足迹,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他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驼着背,影子细长而灰白。

评论
热度(3)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