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青火】热沙 (01-05)

*很短

 

01.

那个男人跨进店门的时候,镇上的钟敲了第十二下。

我听见门上的风铃摇动的声音,将手上的高脚杯倒挂在镀银架上,拿起了另外一个。“抱歉先生。午祷时间到了,我们要打烊了。下午三点以后,欢迎您来。”

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鞋底在沙地上发出令人牙酸的碾摩声。“正巧,我就缺一个高脚杯了。”

我的手指动作停顿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02.

“AOMINE。”他的手掌沁着薄薄的汗,指腹有茧,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放开。“TIGER。”我挑起嘴角,“热沙很久没有新的造访者了,你是第一个。”

“是么。”他的声音低沉得有点性感,让人想起正午时分照射在沙地上的炽烈阳光。“是哲让我来这里的。”

我的眼皮跳了两下。“他……怎么样了?”

他犹豫了一下,“已经暂时脱离危险了。”

心里的那口钟轰然落地,我深吸一口气。“那就好。外面风声紧吗?”

“不怎么样。上头让我来这里避避。”我猜测着他皱起眉头的样子,转身打开酒柜。雕刻成金玫瑰形状的扣锁发出清脆的咔哒一声。“欢迎你的到来,AOMINE。”

03.

事实上,这座位于封锁线边缘的小镇也是岌岌可危。AOMINE话不多,多数时间呆在阁楼上,中午和晚上各会下来一次,问我要一杯酒。

“要酒可以,品种我来定。”我说。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过白朗姆的时候握住了我的手腕,指尖带着灼人的热度。

04.

袭击来得猝不及防。

大约是黄昏的光景,天空中忽而炸响的警报撕扯着神经。紧接着是炸弹落地的闷响,混杂着孩子尖锐的哭声和成年人的惊呼。我下意识地护住头蹲下,混乱中忘记了AOMINE就站在我身后等着我递给他的那杯酒。

狭小的吧台根本塞不下两个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他的胸膛紧贴着我的脊背,我听得到从那里传来的低沉有力的心跳声。

“别动。”他说。

他的鼻息扑在我脑后,奇异地染上了几分酒精的味道。

糟糕。

我想起那瓶开启不久的酒就悬在我们的头顶上,金色的酒液倾倒出来,淋了他一身。我的手向后虚虚抓了一把,果不其然触碰到了他潮湿的头发,硬而扎手。

他抓住了我的手,贴得更近了些。他的鼻梁骨顶着我的后颈。“很好闻。”

我不清楚他是说龙舌兰还是别的什么。

05.

那天之后他出去活动的频率大幅提高。爆炸是场意外,必须在第一时间拿到一手资料。

那天已经是凌晨,我睡不着,下了楼,给自己倒了一杯百家地,披了一条毯子坐在窗前。我听到他的脚步由近及远,最后停在门前,推开了。

“叮。”

“还没去睡?”

我应了一声。“是我想的那些人对吗?那天的爆炸。”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哐当一声在我面前坐下,拿走了我的酒,杯底撞击桌面的声响清脆。接着是大口吞咽的声音。透明液体一些穿过他的喉咙,一些溢出他的嘴角,被他用手背抹掉。

“如果我回答的话,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他说。“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10)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