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漫威粉/目前在ow坑

他来自信风【中】

 前文在这里:http://a-r-u-i.lofter.com/post/3d5df0_7d1c2a3

Peter确确实实遵守了那个诺言。但是他没有告诉Harry的是:他的族群必须遵守着这个诺言。

  Peter的家族是风的家族。他这一支血脉属于信风;这条路,自打记事起就和Charles走了无数遍。这句话,就是哥哥Charles讲给他的。他们这一族的外貌成长到一定阶段就不再变化,时间的刻刀在他们的脸颊上无从下手。与之相伴的是永久的孤独——Charles常说:“我们有对方,这就够了。”可是Peter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哥哥无法给予的,同龄人的友情。

  当然,Peter这个小男孩是会长大的;包括那次暴风夜里的出走,成长的副产物。他记得在抱怨自己为什么总是小不点儿时,Charles揉着自己的发顶,说:“Peter.有一天你会长得比我还高。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仿佛应了Charles这句话似的,那个冬天以后,Peter确实如春天抽枝的小树一样蹭蹭蹭地长起来了。时间拔高了他的骨节,Peter仍不满足:他想让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让他再次回到那个白雪覆盖的庄园,回到瓷娃娃般精致的玩伴身边。整整一年,无论是在荷兰的临海风车旁,欧亚大陆一望无际荒凉贫瘠的平原上,还是加拿大莽莽蓁蓁的雪松森林里,Peter都会偶尔地出神,眺望着远方。Charles此时也无暇多顾,很久之后Peter才知道兄长也深陷在一场漩涡中。这是后话了。

  一年后的冬日,长了许多个头的Peter兴冲冲地回到英格兰,想着Harry可能得仰视自己就抑制不住自豪感。但是,故事在这里总会有个但是——Harry失约了。

  黑漆漆的铁锁旁那个狮子头耀武扬威地嘲笑着他。Pater从后院翻进去,趴在Harry“请”他进来的那扇窗口,用呼出的白气抹出一小块圆圆的视野;陈设一切如旧,只是如同落了新雪,洁白的罩布泛着光。暖洋洋的火焰不在壁炉里熊熊燃烧,看起来反而只会给屋子增添一份冰冷的气息。

  要说没有巨大的失落感是假的,但Peter向来擅长安慰人,包括自己。他想:Harry一定是和家人外出度假了,来不及赶回来。一定是这样。只要自己耐心等,一定会等到他回来;那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吓他一跳来惩罚他的健忘。

  Peter相信Harry不是有意失约,他只是记不得了。直到他不得不离开的那一天还在相信着。他巴望着Charles因为什么事耽搁几天,比如不合时宜的天气——但是没有。走的那天晴空万里,冰雪消融。Peter在生机盎然中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告别,缺少了一名主角。

———————————————————————————————————————

  Peter完全长开之后,确实比Charles高了一大截;Charles不再蹂躏他的发顶,却总是笑着说Peter无论长多高,还是顶着一双水汪汪的狗狗眼。

  顶着和小时候如出一辙的狗狗眼的Peter在很多年后才明白:有些特质,人们会带一辈子,就像天使来到凡间时留下的独特印记。比如现在,他透过教堂明灭的玻璃窗注视Harry的时候,仍能够清晰地分辨出深陷下去的眼窝,仔细打理过的浅金色的头发,还有嘴角笑起来很深的纹路。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和小时候一样,总是带着几分懒懒的倦意,似笑非笑地审视着周围。但他也敏感地感受到有什么不一样了——Harry的脸颊褪去了婴儿肥之后更加削尖,瘦的惊心。Harry明显没在听台上牧师的话语。他漫不经心地活动着脖子,视线几次扫过Peter所在的区域。Peter突然犹豫起来,Harry还想见到自己吗?时光终于教会了他成人的矜持,或者换个说法,优柔寡断。

  但是Peter毕竟是Peter;是带着独一无二印记的Peter。他没有走进教堂也没有悄悄溜走,而是在Harry再次望过来的一瞬间扬起了一个专属狗狗眼的大大微笑。他把决定权交给了Harry。他用极好的视力观察着那张小小巴掌脸上的表情——Harry楞了一下,接着心虚似的别开了视线——Peter的心沉到了谷底。但是很快视线又转了回来,接着熟悉的纹路慢慢从嘴角蔓延开来。Harry用手指在嘴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就像小时候他们每次密谋干坏事时一样。接着他站起身来,在一屋子昏昏欲睡的人被惊醒的目光中(这是Peter的想象)昂首阔步地走了出来。

  总之,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活生生的Harry已经站在他面前了。在这时他才发现Harry的脸色有多苍白;从纯黑色西装袖里伸出一截手腕和着装色彩形成了鲜明对比。Harry比他稍低一些,肩膀宽了,身形依旧纤瘦。高高的假领子扼着他的脖子,他看起来快窒息了。

  话还没出口,Peter已经心疼了。

  Harry和当年一样亲热地揽住他的肩膀,说:“好久不见啊。老伙计。”


  他们沿着河堤走了一段路。Peter没敢提起当年的约定,倒是Harry主动提了起来。“那时候,你等了我多久?”话语间一点歉意没有,Peter却气不起来。“一个冬天。”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换来Harry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不知道是嘲弄还是欣喜,但他愿意相信是后者——接着说:“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没来得及给你说——我爸突然送我去国外念书,毕业后在欧洲到处跑,老头子没别的要求,就是每周都得去听弥撒,无聊透顶。”他做了个鬼脸,没说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北纬50多度跑着。[1]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了很远。Peter除了已经看了无数遍的世界风光,没什么新鲜话题贡献;Harry倒是对花花公子的玩意儿谙熟得很,说得两人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他们回到Harry在老街上的公寓,Harry变戏法似的一会儿就在圆桌上排出一溜儿瓶子,彭地打开一瓶香槟,溅了Peter一头一身,然后放肆地大笑着直到Pater打开另一瓶也对他如法炮制。那天结束的时候Harry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Peter无奈地撑起身子拍着他的脸试图叫醒他。Harry咕哝了几声便不再动了,Peter只好拖着头痛的脑袋到厨房里准备醒酒汤——Harry没有特殊的体质第二天肯定会难受死。把热气腾腾的碗搁到矮桌上的时候他本来下决心这次一定要叫醒Harry的——可是他的目光好死不死地黏在了Harry鲜艳的嘴唇上。它们的形状那么好看,应该很适合亲吻(kissable)。他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想着,视野里只剩下了那鲜红的色彩。Peter终究是Peter。他看着看着,就这么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那甚至算不上一个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接着Peter像是触电般地弹开,身体僵硬地站起来,没敢再多看一眼,扭头走出了房间,轻轻带上门。

  他真应该回头看上一眼的——这样他就会发现:Harry浓密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清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目送他走出去。

                                                                                        ————To Be Continued————

[1].就是信风会经过的纬度啦!

[2].写了这麽久才写到一个偷偷摸摸的亲吻,我觉得我得把标题改成一二三四这种分组了……

评论(9)
热度(11)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