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简评《蛇爪》《雪原》《乱史》

 @门徒同学 



在假期的末尾,看到了门大大这样的好文,简直是可以冲到零下20度的寒风里绕小区跑三圈哈哈哈!写出了心中所有对冬叉的感觉,还被安利了一记盾铁!大口吃下无以回报,只有小小文评略表心意。

喜欢文章中海一样的深沉。《蛇爪编年》一开始,便像是探照灯照到了海底最晦暗的角落。冬兵是一颗没有意识的棋子,朗姆洛是一颗有意识的棋子。又有多大分别呢?痛苦留下的是同样的伤痕。——不是不致命,只因他们太过坚韧。太过坚韧,太强烈的渴望。

文章的第一个曲折从朗姆洛尴尬的任务开始。此时的冬兵,真的只是一头野性的兽。但是他是一头由巴恩斯中士变成的兽——不管他多么不愿承认,巴恩斯中士是冬兵的胚子,那个阳光、爱笑、有着不经污染的正义感的青年死去的灵魂,始终固执地向有光的地方张望。无论那光是炫目的朝阳,还是残存的晚霞,抑或只是漫无边际黑暗中莹莹鬼火。

那样微弱的烛火,一步一闪地引领着,把冬兵从一架枪械,变成了有血有肉活生生的生命。——虽然还算不上人,秉烛的那人在他眼中也只能是个模糊的轮廓。头脑上他是空白的婴儿,朗姆洛带着他硬生生地把生命最初的旅程重新走了一遍。雏鸟情结——顽固得不可思议,在驯兽师的纵容下慢慢生根发芽,长成更多的东西。

两个人的第一次——全文第一个情节高潮。朗姆洛不再仅仅站在队长的身份了。他想要保护冬兵,尽管这保护的代价他来不及细想,几乎搭上了半条命。但是朗姆洛仍旧固执地把冬兵纳入自己保护范围之中,他舍不得给冬兵那自己都没尝过的自由。值得注意的是朗姆洛的过去在叙述中一点点被揭开,冰冷泛着腥臭,就像蛇褪下的皮。

冬兵回来了。也许这第一次的回归是朗姆洛恰恰没有料到的一次——开启了往后的每一次,都像是一种自虐虐人的试探。推开,再靠近,再推开,再靠近。一场血淋淋的探戈。撕裂的是皮肉,是心,却生长出了既是盔甲又是软肋的情感。但是对于战斗力max的人而言,不过是心脏血管里的碎屑,危险疼痛却无法取出。

昏睡的三年,离去的三年。两个人在世上辗转,相见的日子少之又少。或许是时间空间的距离更加催化了情感的生长,也好让人自欺欺人:没什么的。我又见不到他。然而无法抗拒又不由自主地,越靠越近。

最最喜欢的细节,是《蛇爪》的最后,两个人完好的手交握着,而冬兵,像一个初次踏上社会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抓住朗姆洛。

在爱人身边,他们又变成了孩子。其实谁不是这样呢——爱使人赤裸,爱使人包容,爱使人心甘情愿。爱也是欲望的一种,我们需要被相信,被依赖,被包容,敞开心怀,赤忱相对。人们在爱着的时候不自觉地把童年的影响投射在爱人身上,失去记忆的冬兵同时失去了童年,而朗姆洛的童年,完全由黑暗和鲜血写就。朗姆洛是自卑的。他失去的童年的爱,便固执地相信永远不会再有。叉冬叉这个CP注定一开始就只能虐虐虐个没完。——他不相信。他害怕了。所以他一次次劝自己说,这是为了两个人好,一次次地逃开。

相比之下,盾铁HE的过程会短很多。大盾好,大盾正义,因为他内心有力量,因为童年母亲和巴基给予的爱和关怀牢牢扎根在心中。妮妮在家庭中也是渴望关怀的孩子,家庭的保护虽然没有让他像朗姆洛一般早早接触到社会的阴暗面,但冷暴力和自身性格也让他难以真正靠近别人。【画外音:不知道大大在这里是怎样的设定捏,我就按漫画的来了~如有不对麻烦指正~】但是人啊,爱使生来的渴望。性格没有太大的扭曲,必然渴望爱的温暖。妮妮在刚刚发觉心意的时候,采取的是孩子般幼稚的方式一次次挑衅大盾——我就是这德行,你还爱我吗?然而爱情绝对不是单方面的事情,大盾也在纠结中慢慢靠近。太合拍,太多的善意,只会生出友情和亲情,而爱情带着危险的试探,它更像是一场原始社会就开始的狩猎与追逐。

再回到冬叉冬。如果说《蛇爪》像一部肉体上的越狱史的话,《雪原》更像是一部精神上的越狱史。黑暗过往中一星半点的火花,使人眼眶发酸。不能忘记那个X的含义,那个片段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多遍,依然暖得胸口生疼。对踩在生死线上的他们来说,我安全的意义,绝对大于我爱你。

我安全。我还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机会来到我身边。

所以看到朗姆洛在那扇死亡之门上刻下X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抓起了面巾纸。朗姆洛在火海中两次跌落,甚至忍不住想也许就此打住是最好的结局。但是……哎,叉叔,你情感埋了这么多年,不大爆发一次,怎么能甘心死呢!?

SO好不容易两个人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我简直……没有我了。我炸了。我炸了。我炸了。

就这样吧。两个曾经的囚徒,终于成了彼此的救赎。

                                                     By 阿蕤

                                                     2016,2,17晚

 

 

很喜欢BGM的歌词。感觉很配,童年的无助的叉骨。

I was a quick wet boy
我是一个贫穷的男孩
Diving too deep for coins
为了生活苦苦的追寻
All of your street light eyes
城市冰冷的物质眼神
Wide on my plastic toys
肆无忌惮打量我的天真
And when the cops closed the fair
当世界再无公平二字
I cut my long baby hair
我痛心斩断我的幼稚

Stole me a dog-eared map
唯一的路途也已迷失
And called for you everywhere
到处呼唤你的名字
Have I found you?
我是否找到了你?
Flightless bird, jealous, weeping
破碎的梦想,充满了妒忌,回荡着哭泣
Or lost you?
还是失去了你?
American mouth
自由的宣言
Big pill looming
都成了泡沫般的回忆
Now I'm a fat house cat
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
Nursing my sore blunt tongue
舔着伤口缩回自己的小窝
Watching the warm poison rats
透过与现实的厚厚隔膜
Curl through the wide fence cracks
看着恶心的人一一走过
Pissing on magazine photos
他们搔首弄姿的炫耀自我
Those fishing lures thrown in the cold and clean
肮脏的交易如此冰冷清澈
Blood of Christ mountain stream
让善良与仁慈血流成河
Have I found you?
我是否找到了你?
Flightless bird, grounded bleeding
破碎的梦想,渐渐失落,渗着鲜血
Or lost you?
还是失去了你?
American mouth
自由的宣言
Big pill, stuck going down
夸张的承诺,不再执着


没有承诺,不必问,也不必说,对他们是最好的承诺。

评论(6)
热度(13)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