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XFC看了五遍,每一次都好像第一次看一样,蜜汁激动。

每一次对老万的怨气都冲淡一点,最后他在沙滩上喉头哽咽地说出一句“Iwant you by my side.”突然就体会到了查尔斯最终宽恕他的心情。

  Alittle boy in rage,Erik.

  艾瑞克始终困惑而愤怒,他用尽所有的气力同令他疼痛又无可奈何的事物搏斗,搏斗了一生。查尔斯在第一战里还是个满面红光意气风发的青年,还有可以灵活奔跑的双腿。正如艾瑞克近乎偏执地信仰仇恨一般,查尔斯近乎偏执地信仰着光,并试图把每一个人拉到光明里来。

  但查尔斯注定会失望,注定会遍体鳞伤。他来得太晚,太晚了。在那个民族浩劫爆发之前,在那扇命运的大铁门拦在还是孩子的艾瑞克面前,在他目睹母亲被枪杀之前,在他成为试验品之前。无数个可能,可是查尔斯没有出现。然而查尔斯仍然是艾瑞克生命中发生过最好的事,感谢他对光的偏执,让艾瑞克重新活了起来。也让艾瑞克不至于在万磁王心中完全死去,成为另一个肖。

  查尔斯,查尔斯。他好像在黑暗中艰难跋涉的朝圣者,一步一步,献祭出自己的心,双腿,青春乃至生命。他的宽恕不是软弱的纵容,某些时刻他比任何人都强硬。他是为所有人建立起屏障的人,却不会有人在他和千万人灭顶的绝望之间筑起防波堤。他是忧伤的,所有被感知到的痛苦、愤怒、不甘,由于他对于世界的深爱而成倍增大。

  查尔斯不是夺目的金色而是浩瀚的蓝色。这种温柔而坚定的力量,属于X教授。所谓东方智慧中的,柔者至刚。

  我始终认为X战警是漫威最成功的系列。不在于票房,而在于塑造。




评论(4)
热度(37)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