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西风吟

     

       她从无人的海面上启程,掠过鲸鱼状岛国上腾起烟雾的火山口,掬一把滚烫的灰作纪念。起锚的船上水手张开双臂拥抱她,她只是转了个身,便越过了他的肩头。

       她沿着低矮的平原飞快地向前奔去,在埃菲尔的塔尖稍作停留。一路向北,风车在身后呼啦啦地唱着歌谣,她记得易北河畔每一家铁匠铺确切的位置,可惜已经没有叮咚声和火星可以让她带着走远。


       向东,向东,每一寸都曾被鲜血浸染的土地上,浓绿的庄稼正仰着头期盼她的爱抚。走吧,走吧,她看到铁路如蛛网般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火车一路唱着喀秋莎的歌谣。


       前面的路变得坎坷了,她沿着乌拉尔山脉俯冲而下,大地仿佛露出了赤裸的胸膛,等待她坦荡穿行。她的周身变得凌厉而干燥,她穿过大雁翅下,倔强地想把这些逆行的生灵掀翻。可是,没有雁掉队,一只都没有。她有点泄气了,但还是向前。


        在山的裹挟下,她跌入了一个低矮的盆地,唯一宽阔而平静的河流稳稳托住了她。她接受了每一棵松柏和云杉的点头致意,步伐在山谷中变成了一个个绿色的脚印。快到了,她想,别着急,我的老朋友。


       黄沙重又在眼前展开,每一丝热度都蚕食着她的气力。就是这里了,她在原地绕了个圈,在沙海中画出一个小小的漩涡。就是这里了,那座名叫楼兰的城曾经伫立的地方,她的归宿。她虔诚地吻着沙丘,慢慢闭上了眼睛。


 


     西风行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BY 蕤


                          贰零壹陆年玖月贰拾伍日于灯下

评论
热度(1)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