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明日列车

明日永不到来,惟有希望不死。

男孩在铁轨隆隆作响的轰鸣声中醒转。他并未睁开眼睛,而是在清醒的边缘数着那若有若无的颠簸。

一根枕木。两根。三根。四根。

还要过多少根枕木,他才能抵达?

 

一只手,在沉沉暮色笼罩整个世界后,也阖上了他的眼。

“睡吧,孩子。我们即将抵达。”

 

他不知道自己即将去往何方,连踏上这辆车的缘故也开始变得模糊。

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他要去见一个人。

 

他在夜色中睁开眼,列车不知何时已然停止。这头钢铁巨兽仿佛已经睡熟,纹丝不动。

难道我已经到了?

他的内心却毫无狂喜之意,平静得像一口干涸多时的井。

男孩在浓稠的夜色中迈步,整个车厢死寂地沉。只有“安全通道”四个字发着幽碧的光,像黑暗窥视的眼珠。他鬼使神差地顺着次第张开的绿色瞳孔一路向前,意外地没有被任何障碍绊到。

最后一只眼在把手上停住了。他轻轻握住那个小小轮轴的一部分,稍一用力——

门“砰”地弹开了。湿润而透凉的夜风猛地亲吻了他的脸。过分敞亮的月光洒在大地上,反倒比车厢亮堂得多。

他毫不犹豫地踏了出去。目之所及是望不见边的草原,野花一片的草原,众神死亡的草原。在浓绿与浅白的交织中,蜷缩着一座座白色的石像。他伸出手去摸,碰到一片暖意。原来那是跪伏着的人,他们不仅跪着,还将自己蜷缩得如此之紧,仿佛以脊背抵抗某种看不见的侵袭,一动不动。

他收回手,继续向前走,两边是跪伏着人组成的白色石像群,宛如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路的中央是跪姿石像组成的圆形祭坛。她在祭坛中心舞蹈,悄无声息,周身飞舞的萤火是她的舞伴,草叶摇摆的轻响是她的伴奏。她没有看到他,她看不到任何人,只有那一轮好似在墨色中挖出一个空洞的月亮倒映在她的眸子里,隔了如此远也能让他清晰地感知到。她是一个皎洁的玉人儿,眼眸和头发漆黑,像黑夜遗失的那一部分。转身,转圈,她的脖颈向后拗转成一个令人惊艳的弧度,仿佛下一秒就会折断。

她在向他靠近,而他浑然不觉,仿佛月亮或她有着美杜莎之眼,把他变成了一座毫无生气的雕像。她离得那么近了,发丝拂过他的脸庞带来一阵轻痒,她的眼睛越来越近,三个月亮在他的世界里旋转,碎裂,交融,凝结,难分难舍,界限化为乌有。他不可抑制地想弯下身去,跪伏在地上,蜷缩着抱紧自己的膝盖,再也不看这令人目眩心悸的光明。

“现在,睡吧。”

 

少年在铁轨隆隆作响的轰鸣声中醒转。他睁开眼,阳光用它的蹄子踩他的额头,他直起身向窗外望去,那是杳无边际的雪原,白雪折射着千万束光直刺他的虹膜,在那里留下一个个模糊的光晕。

明日永不到来,惟有希望不死。

 

——完——

评论
热度(2)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