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看文的话去找冬维夏隅啦

东方悲剧美学的核心在于“求而不得”,西方悲剧美的核心在于“追寻过程中的毁灭。”不能够到的,够到的话,白月光变了饭粘子,红玫瑰成了蚊子血,意义本身被摧毁,就成了近现代的荒谬叙事美学。

记事两则

You're somebody else-Flora Cash


记事一 壁虎和蝴蝶

冬天风大,低头走路。忽见前方柏油路花色上凸起一块不太一样的,索性跨过去。才发现是一只小壁虎,一动不动。遂回头,将脚置于壁虎上方一寸处,壁虎还是一动不动。移开时壁虎才一溜烟儿跑开。假使两次中的某一次一脚踩下去了,壁虎未必逃脱得了。可见生活总会识别出无效的犬儒主义。

再走两步,在地上看到被踩得只剩半边翅膀的蝴蝶,花色和大小都和上午同学在朋友圈里摆拍的那只相似。


记事二 传教的女人

晚餐时间,有个女人在食堂和宿舍区之间的小径上派发福音传单,来来往往的人都避...

清醒的梦话

活得越久 走得越远 越会觉得

Mom is always right

卡冈图雅 卡冈图雅 我向你坠落 你向我倒来

我在火里呆了七百年,水里呆了七百年,在土里埋了七百年,在风里风化七百年

时间是唯一的谜团

We products ourselves

很久没有看文看哭的体验了,看电影也是。但在今天晚上,关上文档以后,差点在讲座厅里就哭出来。

有多少人在看文的时候,其实是想忘记自己的性别角色呢?想要的是平等的尊重的爱,平等地拥有力量,拥有对话的权利,拥有选择权。可事实是,即使是相同的性别,依然有无数不平等的因素。而女性的不平等,首先来自她的身体。《第二性》里引用过一句话,“你的身体就是你的命运。”是的,处女膜,子宫,身体本身将女性变成了“他者”,就像《红字》与千千万万偷欢的故事一样,本该是两个人共同承担的代价,却只会在她的身体里留下罪证。ABO体系是这种关系的进一步假设,它一点也不浪漫,浪漫的是我们的想象而已

仅仅是想象而已。

单亲妈...

写作是我的共生

She keeps talking to me

My self and my ego,thay're the one.

生命是生与死的间隙,和平是战争的间隙。所有生命,已出生和未出生的,实际都在这一场奔赴的洪流中。从生到死,从第一个单细胞生物的分裂到最后一个生命体失去体征,我们都在这场宏大的迁徙中前行。

人生何处不相逢。
懂得人生有限,最终我们每个人都要独自离去的人会更珍惜生命,因为来之不易,因为一去不返。
如果从此再不相见,祝你前程似锦,万事胜意。

和皲裂的土地有着相似纹理的树

囈語
失眠的人各自想著心事,彼此之間無法交談。
很早之前,每一次失眠的時候,我都能更加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環抱著的這種情緒是多麼的……遼遠,廣闊,把我同他人分割開來。我分不清是它在我的心裡,或者我在它的懷抱裡。
能夠全心全意地愛某人,或者有足夠的魅力被愛,都是混合著天賦的能力。我飽含困惑地學習,抬起頭來的時候還總是差了一截。我感到抱歉,為我自己,為愛著或愛過我的人,為我可能會愛的人。我是個不太合格的見習生。這一方面我至今自卑著,就像我始終不很習慣在鏡頭前擺出最自然的表情,從小到少年時期的相片上的微笑中蘊含的惶惑顯而易見。世界是一張網,人們在網內隨網起起落落,而我不知何時又成了一條漏網之魚。
越長大越難以開...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