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你想哭就哭吧
明天总要微笑的

觉得这首歌莫名适合黄濑唱给仙贝听)
声线也很符合我的想象嘻嘻嘻

艾伦
          木心

艾伦和我,缓缓举步前行
 
没有心思走路,不想交谈
 
二人胸中激荡着同一个意念
 
已经临近离别的最后时刻了
 
如果来句笑话,戏谑他的姓氏
 
或者挖苦我的新服饰,新庄园
 
开不得口,开口眼泪就要落下
 
我们择小路走上考司妥芬山
 
瞭望麓坡的村镇,峰顶的城堡
 
不言而喻地立定了,是这里了
 
好吧,再会吧,艾伦伸出手来
 
再会,我与他握手,大步走下山去
 
我们谁也没有瞥一眼对方...

突然很喜欢黄濑(这样的男孩子)
家里的小儿子 上面有两个姐姐 有礼貌 嘴甜 长得超可爱 人见人宠
不论和谁在一起都很清爽 喜欢和讨厌都很轻易 像柠檬柚子汽水 仲夏的味道
没什么欲言又止的过往 深不可测的未来 他就是个少年

我看我还是多跑两圈吧……。

父母爱情故事?x
生子注意 哨向设定

爱一个人,成为彼此生命旅途中的光,是多么不易而又幸运的事情。

赤司征千
我的两位父亲在高中时代相识,短短一年的时间中相伴相爱又分离,直至赤司父亲大学毕业归国后才再次相遇。赤司父亲入职两年后向千寻父亲求婚,结婚三年后有了我。两位父亲都非常期盼孩子的到来。然而千寻父亲一直在为只给了我生命而给不了我乳汁而苦恼并歉疚着,且赤司父亲并不想让千寻父亲再生一个弟弟或妹妹。
“那样的痛苦,他受一遍就够了。”只有我们两人相处时,赤司父亲这么对我说。

紫原敦也
父亲和爸爸在高中时代相恋,高中毕业后分道扬镳,大二时父亲追到美国,两人再次相恋,毕业后结婚,第二年有了我。父亲是当地有...

星际迷航

我们慢慢靠近了这个星球
废弃的人造卫星闪烁着霓虹的光彩
像是贫民窟废弃的招牌
拼成“Church”的字样
是了
这是宇宙的忏悔室
上帝在其中是否有耳目还未可知
一艘蓝白相间的飞船停靠在泊口
她的主人——
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男人
慢慢 慢慢 跪了下来
1/3的重力让这个动作无比困难
他的膝盖微微离地
那些发丝在空中漂浮着
它们曾经闪耀过 但现在失去了光泽
睫毛微微颤动
“我要忏悔。我的爱人,我杀了他。”
“我们在士官学校时期相爱。”
“他开的船青之刃撞坏了我的船PERFECT COPY,最后我请他喝了一杯。”
“虽然他是个惹人烦的自大狂,但他是我的光。”
“毕业后我们隶属不同的编队。”
“祸事突如其来。”
“我被带去问话。”
“...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给大家拜个早年(x

*ABO设定,A赤O黛,两人已经结婚并有了一个女儿,赤司征千

*由于黛的坚持,一家人依然住在东京的公寓内

*大写的OOC,全是自己的妄想


门锁转动的刹那黛按下了红色的“OFF”键。蓝色机甲迅速隐匿在一片黑色之中。

他直起身揉了揉女儿的发旋,“小千,爸爸回来了。”

小丫头似是会意了颠颠儿地跑向玄关,黛坐在软垫上揉着发麻的双腿,刚站起身便看见赤司抱着女儿走过来。两个红色的脑袋靠在一起,小千兴奋地叽叽咕咕说着她自己的语言。赤司用微笑的双眼回应她,刮刮她的鼻子,弯下身轻轻吻了吻黛的脸颊。

“我回来了。”

“恩,今天...

阿涅弥伊的候鸟
*阿涅弥伊:希腊神话中的四位风神。
 
从天空中俯瞰,秀德宛若绽放在草甸子中的一朵雏菊,垒成城池的砖头均由当地橙色的土壤抟成,反射着太阳的光芒。风稳稳地托住高尾的羽翼,他越升越高,在最高点翻了个跟头,向着集市的方向慢慢降落。
高尾所在的翼人族群是这片草原上最大的非人类生物族群之一。秀德人崇拜风之神,翼人则被称作风之神在天空中的儿子。大地上的儿子,则是擅长奔跑射箭的人马族。
…乍一看这两个儿子还真是冤家路窄,一个在天上飞,一个非得把他射下来。
高尾轻轻叹了口气。距离自己好心送还失物(顺便偷窥传说中人马族的神射手的箭术)却被失主一箭射中翅膀导致错过南迁日期而不得不留在秀德度过秋天和冬...

[高尾和成,25岁,社会人]
“绿间真太郎?高中时期的篮球伙伴。”
“真是怀念啊。那段可以共享的回忆。可以肆无忌惮地流汗和大笑。”
“…不同的发展可能吗?有是有的。那些片段的光与声、触感、气味都嵌刻在脑海中,想忘也忘不掉。”
“不过还是随着时间的打磨渐渐模糊了。”

“总之,下周我要结婚了。欢迎你来。”

戴上耳机,潜入深海。

奇妙物语的衍生,紫冰の场合,紫原视角(饕餮x人鱼)
“人鱼的鳞片是最宝贵的疗伤药剂。”
“人鱼的眼泪更是起死回生的无价之宝。”
“这些传闻都是真的。我却宁愿永远不要去验证。”
“那次我受了重伤,室仔费尽力气把我拖到浅滩边的一个山洞里。”
“我被困在无尽的梦魇里,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在声嘶力竭地呼唤我的名字。”
“有液体打在我的脸颊上,痒痒的,顺着嘴角淌进去的味道是咸的。”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室仔紧紧抱住了我,说无论如何再也不会松开了。”
“他的尾巴浸在海水里,把周围染成了淡红色。那些鳞片覆盖在我的伤口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所以,不可能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再让室仔流下眼泪。...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