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绿高绿无差/清水】漂泊鸠与我与风的世界

*漂泊鸠:旅鸽的别名

*童话风,清水绿高绿无差

*BGM:花鸟风月-End of the World


起风的时候,花会开。一夜之间,呼啦啦地在草甸子上全部仰起了脸。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花儿们的嗓音尖细,面向太阳,用后脑勺同我打招呼:“早啊,早啊,绿间君。”慢慢爬上来的太阳收割着叶片上凝聚的露水,我抖了抖手臂和肩膀,成功摇醒了赖在我肩膀上不走的家伙。

“早上好,小真。”他咕咕哝哝地说,蹦跳着换了个站姿。虽然我从来没有结出过(也不可能结出),但我打赌他最多有一颗成熟的果实那么重。他叫高尾,是一只旅鸽,不久前掉在我的脚下,蓝灰色的翅膀淌着血。我拜托住在树洞里...

[高尾和成,25岁,社会人]
“绿间真太郎?高中时期的篮球伙伴。”
“真是怀念啊。那段可以共享的回忆。可以肆无忌惮地流汗和大笑。”
“…不同的发展可能吗?有是有的。那些片段的光与声、触感、气味都嵌刻在脑海中,想忘也忘不掉。”
“不过还是随着时间的打磨渐渐模糊了。”

“总之,下周我要结婚了。欢迎你来。”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