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目前在ow坑

*想看战损猎空
*这支曲子的其他版本也很好听

上午十时五十七分,天空万里无云,预计未来一天内瑞士都和雨水无缘。
天真蓝啊。
奥克斯顿躺在铁皮车厢里,那一线天透过缝隙,试图将她浅褐色的虹膜染蓝。她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世界静寂一片,仿佛冲击波从未存在过。
五分钟前她还和安吉拉在临时驿站讨论煎蛋究竟该煎一面还是两面,三分钟前源氏推门进来说了什么,十秒后爆炸掀翻了地板,她被气浪粗暴地扔出窗外,砸在火车车顶上,面朝下,甚至都来不及去够放在桌上刚刚保养好的两把枪。
奥克斯顿死死抓住车顶凸起的栓,屈身护头。热浪裹挟着木屑杂物扑在她背上,好在它很快就追不上列车行驶的步伐,只能在她身后虚张声势地吼着。
不过她都听不到了。奥克斯顿猛的掀开车顶盖子,双臂用力撑起身体跳了进去。天知道这个动作花了她多大力气,现在她的背仿佛和地板粘在了一起,神经被右侧小腿的剧痛一扯一扯。
安吉拉和源氏...
奥克斯顿突然一个激灵打算坐起来,无奈刚刚撑起一点后腰的疼痛就让她无法动弹。她只好就着半撑的姿势观察四周,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苦香,来自一旁的褐色木箱,整齐地码在墙角,数量并不多。
大概是货车。刚刚她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也没人来查看,守卫不是死了就是根本不存在。听力一点点恢复,火车碾压过枕木的咯噔咯噔逐渐清晰,载着她远离了那片积雪的山峰。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再次和队里的其他人相聚在这片天空下,竟会是多年以后的事了。

评论(4)
热度(12)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