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君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漫威粉/目前在ow坑

[普通人AU/R76/麦源]莫里森的礼物


又名:我帮老爹牵红线
76 d.va亲情向,三俗警告
1.0
作为一个合格的父亲,在平安夜前夕看到本该在千里之外为结业考准备的女儿在家门口和一个年轻人手拉着手,应该怎么办?
尤其是,那个年轻人还顶着一头杂草样的头发,字面意义上的,绿的扎眼的头发。
莫里森忍不住狠狠薅了一把自己的头顶,几根白发可怜兮兮地脱离了阵地。
管他呢,先跟上再说。
“喂大叔!你的购物袋!”莫里森刚抬腿,就听见身后嘹亮的叫喊声。他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转身微笑拎上袋子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那是我女儿。”
然后他无视年轻人戏谑的眼神,猫着腰悄悄挪出便利店的玻璃门。
总觉得那家伙的红披风有点眼熟。

杰克.莫里森的人生总是充满了种种“惊喜”。
比如家政公司寄来的年底报修单,后院被浣熊刨得一塌糊涂的菜畦,迷你小卡车突然爆掉的轮胎,突然带着男朋友(大概是?)回来的女儿。
还有旧情人寄来的歌剧门票。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外套的贴身口袋,薄薄的纸片贴着他的胸口。
费加罗的婚礼,他真够想得出来。或者他是随手买的,压根没注意到剧目。随信附着的纸片上只有龙飞凤舞的花体签名,很加布里尔莱耶斯。
去,还是不去?
这是一个问题。
为了思索这个千古难题他甚至占用了每天下午固定的画画时间,眉头拧成川字。他女儿哈娜曾形容他的退役生活就像美国队长一样健康,(“除了发际线。”)每天晨跑,去公园喂鸽子,购物,做饭,给杂志画点小插画,晚上在热腾腾的壁炉旁边打开一本马尔克斯。没有咖啡,安吉拉不允许。
倒不是说他耽于安逸,只是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后他看不出有任何让那个家伙再踏进自己生活的必要,他也只有在对着军队的老照片发呆的时候会想起他三秒。
好吧,或许是五秒。
眼下莫里森完全把这回事儿忘到脑后去了, 他看见哈娜粉红色的身影在街角一闪就消失了,连忙加紧步伐跟上去。

一小时前。
麦克雷记不清自己上一次进行陪人逛超市这一婆婆妈妈的行为是什么时候了,但这是他亲亲小男朋友的要求,何况他还有重任在肩。
源氏看到他手机里的备注一定会打死他。
麦克雷倒是丝毫不担心摊牌的事,莱耶斯多半会懒洋洋地掀掀眼皮表示自己基因优良,连性取向都遗传。
基因优良个屁,他俩压根没有血缘关系。
当务之急是把家里老爷子推销出去。
从军校教练的职位上退休后莱耶斯愈发无所事事,脾气暴躁无处发泄,只好对着家里老掉牙的三角钢琴和小提琴。虽然他的技术尚佳,邻居还是表示自己的耳膜受不了高强度的音乐熏陶。
莱耶斯表示不收费弹给你听算是便宜你了,爱哪哪去。
邻居无可奈何,一通越洋电话打给麦克雷让他管管。麦克雷一瞅日历,圣诞节临近,干脆带源氏一块儿回。
飞机上邻座的小妞洒了杯果汁在源氏裤子上,手忙脚乱擦的时候小姑娘突然指着源氏的脸,激动得手指发抖。
“你是不是那个...”
“神龙之刃!”
“D.VA!”
队友见队友,两眼泪汪汪。小姑娘叫宋哈娜,队里的重装主力,和源氏一见如故,很快达成了你挡伤害我突击的默契组合。麦克雷在一旁听得只想打哈欠,突然瞥见了小姑娘脖子上挂着的银鹰徽章。老头子也有枚一模一样的。
宋哈娜敏锐地感受到麦克雷探究的目光,大大方方地把徽章取下来打开。徽章被改造成小盒的样子,里面藏着个金发碧眼年轻人的小像。
麦克雷觉得这张脸有点面熟。
“我老爸。”哈娜的自豪溢于言表。“莫里森上校。”
麦克雷想起来了,老头子每次翻相册,三分之一的时间目光都聚焦在那张照片上。照片上两个年轻人勾肩搭背笑得肆意,金发的那个笑出了尖尖的虎牙。
照片背面是一个名字的缩写,J.M.
有戏。

言归正传,麦克雷现在正推着小车车跟在两个超龄熊孩子身后忙着接天女散花般抛过来的零食小吃。
源氏的原话是“陪我来挑挑给老爹的见面礼。”
据哈娜说,这里离她家太近了,“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她老爹从来不来这买东西,而是开着他那辆迷你小卡车跑到市中心更大更优惠的超市去。
麦克雷心不在焉地推着车,心里想着给源氏作为圣诞礼物的那些小玩具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送到。刚转过薯片的货架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夹克的背影,背上印着个大大的“76”。
宋哈娜倒退一步捂住了嘴。
“我老爹!”
好吧,这可有点出乎意料。

2.0
莱耶斯坚信自己一直过着自律的生活,而他从中受益无穷。这种自律当然和童子军那种不知变通的自律不同,他总是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最适合做什么,在月圆之夜就应该演奏一曲月光曲,这完全是高雅的享受,如果忽略掉讨人厌的敲门声的话。
很好,他欣赏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
琴声和敲门声一呼一应僵持了半个小时,以对方的低声咒骂结束,莱耶斯心满意足地合上琴盖,拍拍琴凳准备去洗澡。路过浴室的时候他朝玄关望了一眼——不知道那个固执鬼还在不在门外站着——却意外瞥见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卡在门缝里,在深红色的地毯上格外显眼。

《费加罗的婚礼》?
莱耶斯哼了一声,果然像那个一根筋的傻瓜会喜欢的大团圆喜剧。
去看看也无妨,刚好可以去看看麦克雷这个小子今年圣诞节又在玩什么鬼花样。

莫里森的口头禅是:我还有两把刷子呢。
现在他明显感到两把刷子不够用了,他大概需要二十把。
那小子拐着哈娜去了一家日料店,然后是电玩城,那里热情过头的电音迪斯科几乎要把他的耳朵弄聋。
所幸他们一直没有发现尾随的老兵,连头都没回一次。
他远远地看着握着游戏手柄手舞足蹈的少女,突然觉得只要她幸福就好。
莫里森没能在甜蜜的幻想里沉浸太久,因为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疯狂振动起来,像一只不停跳腾的兔子。
他手忙脚乱地捏住它,差点摔在地上。
是观看歌剧的日程提醒,在半个小时以后。
莫里森捂住脸,此时此刻他非常想骂句脏话。

Language,Private.

“去剧院。”
源氏低头看看手机,心下计算着把哈娜从机车上拉下来而不被她挠死的胜算。
最后他叹了口气,拍拍兴奋得满脸绯红的少女。
“事关你老爹的人生幸福,考虑一下吧,哈娜。”

3.0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
莫里森眼睁睁看着本来玩得双眼放光的哈娜从机子上跳下来,连忙跟上。
臭小子要是敢领着还没成年的哈娜去酒吧看我不揍飞他。
老兵如是想。

俗话又说:无巧不成书。
莫里森胡思乱想着,跟着粉红色的身影上地铁,下地铁,进了一道道厚重的门帘子。
等等...?
他倒退几步抬头一看。
这不就是那家剧院嘛。

源氏突然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抽出两张纸片拍到麦克雷手里。
“拿去,给你老爹的见面礼。”
麦克雷定睛一看。
平安夜,费加罗的婚礼与您不见不散。
“我哥给的,不过我可不想把一个大好夜晚浪费在老头子才会去的地方。”
麦克雷心中狂喜,这算是得到亲家首肯了吗?
“别多想,别人送我哥的,他不想去。”
孩子,解锁半藏的好感度,任重而道远啊。

哈娜捏着手里的票,大冷天的居然出了一层汗,把那薄薄的纸片粘在手心。
老爹跑去哪里了?
下一个拐角那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了她的眼帘,不过不是一个人,而是和另一个黑色的背影一起。两个人好像在争执什么,最后那个人一把把老爹抱住,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哈娜把票塞进口袋,搓搓因为寒冷而发红的脸蛋。
此时此刻,大概不需要自己了吧。

手机在那个快乐的理发师抱起自己的意中人的时候贴着裤子振动了两下。莫里森掏出手机,屏幕上是微笑的兔子头像,哈娜来报平安,请他原谅自己的突然归来,以及,“老爹一定要幸福啊。”
莫里森鼻子有点酸。他有点怀念哈娜刚刚来到他身边时候的样子,小小软软的一团,抱起来喂奶都不敢太用力。卢西奥那时候已经会踮着脚在婴儿床边逗她笑,两个孩子清脆的笑声在房间里四处回荡,往老兵的心上洒下一束阳光。
孩子们都长大了。
他的命运和那场战争牵涉在一起,丝丝缕缕。他在那里穿上军装,在那里和一生的战友并肩战斗,在那里遇见莱耶斯,相爱然后分开。收养了因为战争成为孤儿的卢西奥和哈娜,送他们上学,看他们长大。来时孤身一人,最终也成为了目送别人背影的人。
这种心情,恐怕只有身边那个混蛋也体会过。
黑暗中他感到身边的人投来疑问的目光,红色的瞳孔像两团灼灼的火。莫里森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感到那人叹了口气,在自己肩上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

“做得不错小子。”后来莱耶斯难得打来电话,一开口就听得麦克雷一头雾水。
票?那票不是他自己买的吗?源氏给的那两张还好好地在口袋放着,动都没动。
那天晚上,因为风吹雪被困在隧道的DJ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心说老爹你可一定要争气,别白瞎了我刚学的那手花体字。
然后他探出脑袋看看前面的车队,感觉因为饥饿而咕咕叫的肚子对圣诞大餐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没啦
总感觉少点什么







评论(6)
热度(50)

© CR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