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忍

由贫乏生爱欲,丰饶而陌生

【赤黛】逝者

延伸阅读:野火

                 燎原   均为相同世界观下 紫冰cp的故事

“我不论怎样都爱孤独

厌倦热烈濡湿的感情”

                  ——宫泽贤治

黛千寻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间相当拥挤。有声音、色彩、重量和气味的,没有声音、色彩、重量和气味的,来来去去,不分昼夜地吵嚷。发不出声音的也不肯安静,以头抢地抢墙抢桌子,试图撞破那层薄薄的透明屏障。

咫尺天涯。

咫尺之外的天涯,小小的黛千寻站在旁边默然地观看着一幕幕哑剧。他并不想出声,明了自己是在站在悬崖边界的人,伸手拉上来一个悬崖上的人,就会有无数个踩着他的背脊试图通过。况且他也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但只有一次例外。

降生五年,他始终没有开口讲一句话。父母邻里都以为这孩子是个哑巴。那天他照旧在河边闲逛,春风和煦,桃花初绽,尚无绿叶陪衬,像是落在人间的一朵朵红霞。正值晌午,无人打搅,黛的心情大好。他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水中的倒影,突然在粉红色中捕捉到一团火红。

他抬起头,皱了皱眉,说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句话:

“小狐狸,你哭什么?”

 

人间就是这样,说了一句话就有一万句在等着你说。犯了一个错,就有无数个错在未来的道路上埋伏好了等你。可惜很多人后来说的话还比不上第一句,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虽然这句话并不是黛千寻想出来的,而是来自他相当中意的诗集。

 

言归正传。说了第一句话的黛千寻理所当然地说了第二句,理所当然地进了私塾,理所当然地考得不好不坏,理所当然地回到了曾经的私塾成了一名教书先生。他始终秉持着“晴耕雨读”的人生信条,想着反正也不过是人人都要走一遭的人间路,连性别都是毫无辨识特点beta。

“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黛前辈。”

啊对了。又是那个家伙。这次他化成了人形,赤金面具下的脸庞儒雅俊秀。明明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却一本正经地称自己为“前辈”,时不时又直呼名讳。赤司征十郎,真是一只奇怪的妖。

 

出于某种未可知的理由,黛在五岁时帮助赤司寻找母亲灵魂的碎片,在二十岁时同他一起侦查一起灭门惨案的幕后真凶。连魂魄都被生生打散而不得轮回,真真正正的灭门。

赤司定定地看着他,说:“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个。”

“有能力而无法物尽其用,千寻不觉得可惜吗?”

啧,以为自己几岁,还会吃激将法这一套。可是鬼使神差地,他答应了赤司的请求。

 

那个时候,黛千寻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抵达不了人生的第二十一个年头。

他想的是,那个叫紫原的大个子,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家伙了吧。背负着不可言说姓氏——是叫冰室吧?的小子,生的可真俊俏。两个人一看,就是一副要在人间留下些什么痕迹的样子。

不过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最起码那个时候他是真心实意地这么认为的。

 

时间在水中会变得缓慢,以前怎么没发现。沉入湖底的时候黛不着边际地想着。啊啊,完全没有力气了呢,四肢。时间流动得够慢,足够他回顾自己二十年的人生。没什么可圈可点的,他在心中评价道。除了那个小狐狸出没的地方,全部染上了触目的绯红。

意识在慢慢流失,像沙漏中的砂砾,越来越稀薄。

再见。他在心里说。

 

“黛前辈说了要陪我走到最后。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黛前辈有食言的机会。”

那个人的嗓音如同金石击玉般清脆,掷地有声。

别随意曲解别人的意思啊,你。

他抬起来的手是灰色的,穿过了赤色的发梢。

后续  如斯

评论
热度(16)
  1. l川忍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川忍

© 川忍 | Powered by LOFTER